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道陈 > 御剑乘风踏凌霄,少年前路几知晓? 第一百四十九章 《洞冥记》

第一百四十九章 《洞冥记》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斜眼你回来了......”

    声音有气无力,斜眼瞬间站定,方孝也是浑身一抖。不一会儿一阵窸窣声传来,三三两两的上百位身影出现在了方孝面前。

    眼睛扫了一下共有一百二十三位,大多数都是修士,不过实力不高,多为凤初境圆满和琴心境初期的存在,更加让方孝吃惊的竟然还有十五位孩子和三个女人,孩子大的十二三岁,小的看上去才三四岁左右。不过所有人的情况都不是很好,脸色苍白,状态和斜眼十分相似,只有之前开口的那位老者看上去精神一些。

    “他是谁?”老者询问着斜眼,不过眼睛却盯在方孝身上,如被毒蛇凝视,方孝浑身血液几乎凝固。狠狠用法力刺激了一下心脏,待心脏咚咚地跳动了两下后才恢复了行动能力。

    “星极?”大吼了一声,方孝身形暴退,龙吟剑瞬间出现在手中,浑身金焰一闪便全神戒备起来。

    “咦?灵宝?”惊疑声从老者口中发出,仿佛想到了什么,老者眼中精光暴起,身上衣衫无风自动,洞府中轰隆隆的传来一阵爆炸声,七根石柱剧烈晃动,其恐怖威势看得方孝心胆俱丧。

    不过在方孝已经准备逃跑之时,老者突然威势全消,剧烈咳嗽起来,变化之大让方孝猝不及防。

    “咳咳......不用惊慌!”止住了骚乱的人群,老者看向斜眼道:“说说吧。”

    “文曲大人,此人名为方孝......”

    斜眼对着名为文曲的老者好一通解释,一刻钟后老者看向方孝的目光变得锃亮,待斜眼解释完,老者笑了笑:“年轻人,斜眼与你做交易还不够资格,可介意换个人选?”

    “您是星极强者?”

    “星极可不是那么容易迈入的,老朽年事已高未曾踏足星极。”

    老者的否定让方孝心安的同时又有些遗憾,修行之途共有七大境界、三大极境,七大境界为凤初、琴心、腾云、晖阳、乾元、无相、太清,三大极境为星极、月盈和日耀,修士常见而极境难寻。

    传说中自身开了九十五条气脉以上的修士,在琴心境圆满时若能将体内法力由雾液一体凝结为纯粹的液体,那时便能打破身体与境界的极限迈入星极之境。

    星极的初始形态是将体内法力凝结为九滴液体,俗称九星,待得将九星并为一星那时琴心境的修炼便达到了顶端,典籍中记载,修士若能迈入星极之境,哪怕是只凝练了九星都可以凭此抗衡半步假丹境修士,若是凝练了一星,那时硬撼腾云境修士也不在话下。

    不过极境的突破难度太高,而且对修士的气运要求也不小,哪怕是天资如方孝、苏敏者都不敢说自己一定能迈入星极之境,所以至今为止方孝根本没有见过任何一位极境强者,更别说连典籍中都记载不详的月盈与日耀的修士了。

    刚才老者看向方孝的目光太过于渗人,其身上的威势也是方孝在琴心境圆满修士中仅见,所以方孝才会将老者误以为是星极强者。

    “年轻人,莫要遗憾,以你的资质与年纪,日后迈入星极的可能性极大。”

    见方孝有些遗憾,老者宽慰了一句,随后又继续开口道:“年轻人,不知我之前的考虑你觉得如何?”

    “前辈还是先说说您的要求吧,小子才疏学浅,怕是拿不出太高的筹码。”

    “听斜眼说你百毒不侵?”

    “前辈过誉了,百毒不侵不敢说,寻常毒素倒是能抵抗一二。”

    “嗯。”点了点头,老者思考了一会儿,“我这里有本胡乱记载的典籍,你可以看一下,这是我能给予的最大的诚意。”

    抛过来一个玉简,老者眼皮子抖了抖,之后便闭目养神起来,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方孝,不明就里,方孝将神念侵入了玉简。

    “吾辈入灵脉久已,雨剑阁势大,重见天日之希望渺茫,然矿区绵延千里,终有吾辈生存之地,一今日吾欲记诸位生平,欲理吾辈业艺,开矿灵族,埋星火以燎原。愿诸位放下仇恨,共襄盛举。”

    “《洞冥记》——生平篇:洞冥老人刘立轩,生于齐云国天祚帝元年,一生酷喜游历山河,天祚帝三十二年入石城......”

    “《洞冥记》——炼药篇:药疯农齐略,生于齐云国武帝一十二年,原为药玄谷一炼药童子,因得罪同门师兄而负气离开,武帝六十一年误入石城......”

    “《洞冥记》——机关阵法学:鬼手墨元良,生于齐云国武帝二十四年,原为齐云国苍澜阁治下花雨门长老,平生最喜阵法机关,武帝六十年误入石城......”

    “《洞冥记》——军略篇:战神俞成济,生于......”

    “《洞冥记》——杂学篇:......”

    走马观花地浏览了一遍玉简中记载的知识,方孝右手握着玉简不住地颤抖,实在是太疯狂了!方孝做梦都没想到在雨剑阁极端的压迫下竟然诞生了一个族群,有了族群便有了生存的动力,难怪斜眼的生存欲望会如此强大。

    而且族群是有无限成长能力的,虽然矿灵一族的还十分弱小,甚至有些畸形,但是他们却有了族群发展的基本要素,方孝深知知识的力量,深知传承的重要性,这是文明发展的先决条件,这是族群生存的根本,更何况他们还有了文明的繁衍者——女人和孩子。

    将《洞冥记》置于前方,方孝恭恭敬敬地向着老者行了两次大礼,这不是给予老者的,而是给予这本《洞冥记》中记载的所有人。

    《洞冥记》的分量太重了,有了《洞冥记》方孝便有了不逊色于世家大族弟子的底蕴,它将开拓自己的视野,补充自己的知识,教会自己生存的技巧,这一刻方孝甚至冥冥中感觉自身的灾厄之气都被冲刷了不少,这便是知识与文明的力量,方孝拒绝不了,也无法拒绝。

    满意地点了点头,文曲示意方孝坐下,之后便开口道:“我不管你是何人,也不问你有何目的,既然入了矿洞这一切便都不再重要。

    灵脉共有七大矿区,我们所处的为天权矿区的一处废脉,每个矿区之间都有雨剑阁布下的杀阵阻拦,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每个矿区新诞生的后备力量接到此处,两天之内我会将所有的注意事项告知于你,之后留一缕神魂之火于此,你便可自行前去。”

    老者说完方孝眉头深皱,不过之后还是点了点头,闭目养神了一刻钟,文曲便开始向方孝介绍注意事项,三天后方孝将所有的知识融会贯通,之后便由斜眼带领着走向了一处光幕,方孝知道这便是阻隔矿区的阵法,法阵布置的手法有着深深的自家宗门的印记。

    笑了笑,方孝一头扎进了光幕之中。

    背后,文曲看着方孝走进了光幕,呆立了良久,眼神中复杂无比,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开口问向斜眼:“你知他能成功否?”

    “一定可以!”斜眼回答的坚定,眼神中散发着希冀的光芒,也不知是不是在自我安慰。

    “我们还有多少灵石?”

    “不多了,怕是只能撑个半年。其他矿区也过得艰难,再加上输送灵石的代价太大、人手不足,所以我们已经有三年没有收到补给了。”

    “通知其余首领加快进程吧。”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