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历史军事 > 剧本降临 > 我狱 章29 剧本:我狱·巅峰暗涌(6)

章29 剧本:我狱·巅峰暗涌(6)

    翌日清晨,沈默一大早便起床,正打着哈气抻着懒腰走出房门,这一觉睡得他神清气爽,但看见肥肉成光着膀子一动不动站在小院中心顿时一惊。

    这个家伙竟然又变成了肥嘟嘟的模样!

    而奶瓶则扎着马步不断挥拳,时不时还双手倒立行走翻着跟头,犹如一只活泼的猴子。

    “这胖子什么情况?你又干嘛呢?”

    “嘘!”奶瓶听见沈默说话双脚落地做了个禁声,而后小跑道沈默身边道:“他在吸收灵气,应该是灵气充满了细胞,所以看着变胖了。”

    “啊?那不应该打坐么?”沈默好奇的看着肥肉成,这胖子也太神奇了,想胖就胖,想瘦就瘦啊!

    此时他站的笔直,一动不动。

    “元气流,主要是靠着吸收灵气淬炼筋骨,不断打磨的过程极为严酷,他现在正在吸收灵气,打熬筋骨呢。”奶瓶解释着,沈默不通修炼,也就知道三大流派,具体细节则一窍不通。

    “那你是什么流派?也是元气流?”沈默突然对奶瓶好奇起来,第一个剧本中,他身体受重伤不死,身体灵活,感觉上倒是也符合元气流的特征。

    奶瓶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没他的进程快,他已经做到灵气入体了,你看他虽然看着肥胖,但身体里都是灵气,往哪里一站,就如同一杆长枪被插入地面,这也就是白天,若是夜间,星光映体,你就会知道了,他已经达到了‘寒光照铁衣’的境界,全身筋骨硬如寒铁,皮肉更是可以卸掉大部分的攻击。

    而且你仔细看的后背脊骨附近,皮肤一层层的跳动,看似身体没动,但实际上全身细胞都在快速蠕动,互相撞击。”

    沈默摇了摇头,这Tm胖的还能看见脊梁骨?

    这种流派境界,他除了妹妹说过的心意斩之外,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起,顿感惊奇。

    就在这时,沈三师从武馆走向后屋,一见众人便摆了摆手:“各位爷爷们,快来吃饭,而且流派登记所已经派人过来了,咱们吃完饭,他们也就到了!”

    肥肉成听着沈三师的话,缓缓睁开眼,全身上下顿时传来嘎嘣嘎嘣脆响,他活动着脖子,扭了扭腰,身体却依然没有变瘦,相比于第一次见他的浑身肌肉相比,这次全身都是肥肉。

    肥肉成转身看见沈默瞬间捂住胸前:“你个死基佬,大早上就用眼神和思想yy我,你自己爱yy我也就忍了,你还带着祖国未来的花朵,你说你是不是变态!”

    沈默‘叹’了口气摇着头,这货真是够了,一闲下来就满脑子肮脏思想,但沈默也不甘示弱回怼:“你现在都没有我家隔壁老王养的猪好看。”说着路过一个石墩抓起肥肉成搭在上面的衣服扔给他道:“快穿上衣服吧,丢人现眼,院子里可还有女同志呢,注意点影响!”

    肥肉成一把接住衣服挡在胸前:“你一定是羡慕我啥都比你大,你就是嫉妒我。”

    奶瓶和沈三师捂嘴轻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沈默实在懒得理他,径直走向武馆。

    武馆内的家具摆放整齐,角落中是几个人形木偶,有的站在地面,有的被吊在半空。

    中间是一块类似擂台的练习台,而另一面墙则是沙发与茶几,白又白就坐在沙发上喝着粥,茶几上摆着几碗清粥和包子。

    白又白已经换了一套淡蓝色的镂空碎花长裙,显得她更是仙气十足,她一见沈默就指了指沙发上一叠衣服道:“早上我和三师却给你们几人买了两套衣服,他们的都已经拿走了,这些都是给你的,你拿去换了吧。”

    沈默点点头,这时肥肉成穿好T恤快步走到沙发上,一屁股就坐在白又白身旁,胡乱翻了一下新衣服道:“小白不仅人长得美,眼光也是顶呱呱,你看,贴心的还给咱们一人买了一双鞋。”肥肉成指了指沙发旁摆成一摞的鞋盒说着,便抓起一个包子塞进嘴里接着道:“唔~真香!”

    沈默一直都有自己做饭的习惯,看着奶瓶也围上去开始跟肥肉成抢着包子时,突然想起妹妹,也不知道她吃没吃。

    这一顿饭吃的几人心满意足,而后众人便拿着新衣服回到房间,沈默左右手拎着新衣服新鞋,打开口袋,顿时窘迫起来。

    新衣服是白色短袖,一件衬衫外套和一条收脚裤,以及一双撞色运动鞋,这鞋的款式倒是和白又白的类似。

    但让他窘迫的是,竟然还有两条新内裤。。。。。。

    怀揣着紧张的心情,沈默将全身衣服都换成新的,而后穿上运动鞋在地面走了两步,衣服合身,鞋不大不小!

    想到这里,沈默顿时头疼不已。

    等沈默在走到武馆时,就见奶瓶,肥肉成以及沈三师与白又白围着两位身穿藏蓝色制服的人说着什么。

    保卫者?

    又来干嘛?

    不对,这应该是流派登记所的人,虽然衣服颜色一致,但身上的勋章有略微差别,沈默快步上前。

    “不行,一分都不能少,这是讲价的问题么?这钱又不是我们要,而是国家规定,规定你懂么!”其中一名大肚子流派登记员手中手表射出一道光幕,扫向众人。

    “咦,你们几人?”登记员一声轻呼。

    “什么规定,你们这是赤裸裸的抢劫,注册一个流派竟然需要五百万,你们疯了吗!”肥肉成气急败坏的抗议,现在的世界一块钱一个包子的物价中,五百万简直就是天价。

    “什么抢劫,我们是流派登记所正式员工,再说,哪一个开宗立派的会在乎这点小钱!”大肚子登记员一听肥肉成的质疑,立即提高嗓门辩驳。

    另一名有些年轻的登记员用手怼了怼他的后腰,示意他看看武馆大门。

    此时武馆大门还未修好,一直都只有一扇。

    大肚子登记员的眼神顿时鄙视起来,怪声怪气道:“原来就是一个小破武馆,还要学那些大人物开山立派,呵呵。”

    “你!”肥肉成刚要发火,沈默走上前将手搭在他的肩膀,而后示意沈三师:“交钱。”

    沈三师一听爷爷发话,虽然肉痛,但也麻溜的从身上掏出一张透明色卡片。

    大肚子登记员眯起眼道:“这就对了嘛,流派建立费500w,管理费100w,上门登记费50w,共计650w。”

    “什么!!!”沈三师惊呼出声,有些呆愣。

    “我去你玛的,刚刚怎么没说还有什么管理费与登记费!”肥肉成忍无可忍,一把就要抓向大肚子登记员的衣领,但大肚子看上去臃肿,却轻轻一侧身就夺了过去。

    “刚刚没有,现在有了,你们能把我们怎样?”大肚子一副吃定你们的表情阴冷大喊道:“都Tm给我老实点,不然就在给你们加一条袭击帝国公职人员罪!”

    沈默瞳孔微缩,刚刚大肚子的表情都被他看在眼里,他是看出沈默着一群人实力都不高,武馆大门都是坏的,认为他们好欺负:“三师,给钱。”

    “这。”沈三师疑问的看着沈默,有些搞不懂他这个爷爷,传说中,他爷爷可不是什么好脾气啊。

    “沈默,好你个怂货,都欺负上门了,你还能忍!”肥肉成睁大眼睛瞪着沈默大吼。

    沈默面带微笑,伸手挠了挠头:“哪能怎么办,实力不如人,给钱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对嘛,这才是你们应有的态度,你瞪我干什么,你伤害了我的心灵,再多收你10w!”大肚子说着说着,看着肥肉成愤恨的目光怪笑。

    “这些费用你们想收就收,还有没有王法了!”白又白看着大肚子咄咄逼人,看向另一名瘦弱登记员。

    而瘦弱登记员表示无辜摆了摆手道:“我跟王哥出来的,王哥说的算。”但他的目光却一直盯着白又白,从未移开半分。

    “王法?”大肚子一脚踢向肥肉成腹部,肥肉成整个人腾腾腾向后退了三步撞在沈默怀中,而后大喊:“在夏国实力就是王法!”

    “你tm的,胖哥和你拼了!”肥肉成说着就要扑上去一决高下,沈默拉着他的胳膊,肥肉成不敢相信自己被打,沈默竟然还要忍,便对着沈默大吼:“沈默,你还是不是兄弟,你竟然看着别人打我无动于衷?我李铁成算看错人了!”

    大肚子看着白又白眼中露出一丝贪婪:“你如果跟哥哥走,我可以考虑就收500w,怎么样?”

    奶瓶闻言顿时瞪着眼珠,手呈拳状,似乎就是在等沈默一句话,就要暴起教训一下他们,白又白一听这话,想都未想顿时伸出手扇向大肚子的脸,但却被瘦弱青年牢牢握紧。

    瘦弱登记员此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角色扮演?一会是主宰神王,一会是护国神王的,我哥看上你,你就等着享福吧。”瘦弱青年握着白又白的手腕揉搓了一下,眼中露出笑意暗道:这娘们,手真滑。

    大肚子也跟着冷笑出声:“你们以为抬出两位神王名号,就能吓到我?你是沈默,你是李铁成,我他妈的还是你俩的爷爷呢,今天我也就跟你们说,老子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两人,一个死肥猪,苟且偷生,另一个沈默死的凄凉,但是她的妹妹和老婆到……。”

    沈默一直盯着他的表情,提起自己妹妹时眼中闪过一道淫光,顿时让沈默眯起眼,右手一松,肥肉成也是一愣。

    “都看着我干吗?”沈默语气平淡,但转瞬便爆喝出声:“揍他!”

    肥肉成眨了眨眼,一时没反应过来沈默的态度两极化,反应过来后,右手刚刚亮起金光。

    但沈默大喊的一瞬,沈三师双眼瞬间漆黑如墨,空气开始变得粘稠起来,肥肉成动作瞬间僵直。

    一股暴戾的威压迅速展开笼罩众人,大肚子双目猛睁,瘦弱登记员额头溢出一丝冷汗惊呼:“漆黑……!”

    但还未说完,他便感觉一股粘稠的液体涌进口中,后面的话也只发出咕噜咕噜声。

    砰!

    大肚子化为一道黑影瞬间飞行门外。

    轰!

    一声巨大声响,大肚子撞在汽车上,汽车瞬间变形,而大肚子整个人镶在其中。

    威压消散,但沈三师双眼却不断溢出黑色电流,瘦弱登记员全身一软,膝盖无力‘噗通’一声跪在地面:“你,你是主宰神王!”

    “我不是,我爷爷,是!”最后一个是字,沈三师咬的很重,一股气浪从他口中喷出。

    “噗!”瘦弱青年感觉仿佛被一位高手狠狠打了一拳般,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奶瓶与白又白有些呆愣。

    肥肉成更是惊呆了,这孙子,竟然这么厉害,沈默没吹牛逼啊!

    沈三师双眼漆黑退去,望了一眼沈默道:“爷爷,怎么处理?”

    沈默眼球向下看向地面略微沉思道:“那个家伙必须死,另一个你看着处理。”

    沈默握紧拳,心情沉重,这不是因为有一人再次因为他而死,而是未来的压迫感。

    因为他未来死了,因为他现在没实力,即使想息事宁人都这么难,大肚子更是得寸进尺。

    “都杀了,别留后患。”沈默本想放另一人一条生路,但是思略再三后,还是淡淡开口。

    任何时代,哪怕秩序健全又如何?

    人命都如同草芥,生命之脆弱,跟时代完全没有关系。

    人之丑恶,任何时代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