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召唤大佬 > 第八卷 一刀尽余欢,春宵别梦寒 第五百一十章脑部仙域(求订阅)

第五百一十章脑部仙域(求订阅)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除非是绿巨人,否则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所以,林溪将所有的不快都转化为了此刻快速转动的脑筋。

    穆穹天的如影随形,确实是一种限制。

    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辅助。

    至少,他知道更多的内情,可以让林溪在此群狼环伺之下,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太昊仙帝是否无辜,是否可怜,当年是否是一位合格的仙帝,是否做过什么实质性的功劳,这些林溪都不在意。

    他只在意一点···别让太昊仙帝真的活过来。

    这是他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的立场。

    何况,林溪历来就是天魔之耻···即便是天魔,也有一颗救世的心。

    或许创造青宵界的是太昊仙帝,但是现在的青宵界,却并非只属于太昊仙帝一人,它是所有人赖以生存的世界,是一切悲欢离合的人间。

    当感悟到了六欲天魔的一丝真谛后。

    林溪越发的懂得,那些引导灭世的天魔,果然是走岔了路。

    佛向善,魔向恶。

    然而一切的善与恶,都源于人,都发自于人心。

    如果连人都没有了,连物质界都不存在了,那善恶又有什么意义?

    假如一切都只是为了重归混沌,那天魔们又为什么非得从混沌之中脱颖而出?

    就像人修仙的过程,本就是既顺应天意,却又逆天而行。

    天魔攀登高峰,不断进化的过程,也同样是靠近混沌,却又背离混沌的一个过程。

    “你说,脑部仙域就是太昊仙帝的记忆,而在这个仙域之中,一切的记忆存在,便是真实存在。”

    “这话的意思就是,原本属于陈潇的无限神域,本就只是太昊仙帝的记忆碎片,我身边这些女人,其实是曾经存在于太昊仙帝记忆里的某些影子。它们既是幻象,也是真实。”

    “也就是说,陈潇和这些女人有过十分亲密的接触,就等于和太昊仙帝有了某种特别的关系。”

    “对了···太昊仙帝是男是女?”林溪的脑回路,似乎令穆穹天感到惊奇,以至于他迟迟无法回答林溪的这个问题。

    “男的!”过了很久,穆穹天才给出了这样一个勉强的答复。

    林溪却并不打算放过他,而是接下来说道:“既然是男人,而脑部仙域里的一切,都并不是虚构,而是属于太昊仙帝的记忆,那么这些女人,也就是太昊仙帝记忆中的女人,而能被他记住的女人,一定与他关系匪浅,那么陈潇与这些女人有深入接触,算不算是绿了太昊仙帝?”

    这一回,穆穹天迟疑的时间更久了。

    活了许多年,见过许多奇葩。

    但是毫无疑问,像林溪这样奇葩的天魔,也算得上是绝无仅有了。

    “你就不能问一些正常的问题吗?”

    “比如这脑部仙域里,究竟有着什么秘密,在这里是否会遇见太昊仙帝的记忆体。又或者这里还存在什么危险···。”穆穹天终于按耐不住了,开始努力的想要将话题摆正。

    林溪却仿佛毫不在意的说道:“没关系,你不会让我死的!”

    “我虽然不知道,那么多天魔,你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但是我知道,你选中我,一定有你的理由,我也一定有着非我不可的原因。”

    “所以,在我替代你,成为穆穹天之前,你不会让我死。”

    “有你在背后做靠山,我怕什么?”

    正所谓顺风若不浪,逆风哭成狗。

    人这一辈子,可以随便浪的机会不多,既然抓住了,就千万别客气。

    “你想多了,你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只是刚好在而已。”穆穹天矢口否认道。

    只是这样的否认,在林溪眼里,就稍微显得有点小萌了。

    “喔!是这样吗?”

    “那也就是说,这么简单的脱身之法,太昊仙帝企图复活这么多次,你是第一次想到了?”林溪问道。

    穆穹天有些自闭了。

    如果不是还有用,他真想一巴掌按死林溪算逑。

    林溪没有再穷追猛打。

    恶心人,和直接激怒人,是两种不同的操作。

    这需要极为精细的掌控能力,如果过了···引发了某些不可预测的后果,那就不妙了。

    “好吧!既然你要聊点正事。”

    “那就麻烦您告诉我,以上你自行提出的几个问题,它们相关的细节与答案。”林溪精准的把握时机,然后说道。

    别人主动提,和自己主动问。

    这是主动权和被动权的问题。

    假使,当林溪提问的时候,穆穹天趁机再提出一些要求,那林溪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个时候正好。

    毫无代价的,就能够获知最想知道的问题答案。

    至于之前抛出的那两个疑问,不过是抛砖引玉而已。

    “你的记忆里,会存在现在的你吗?”穆穹天首先回答了一个问题。

    林溪闻歌而知意。

    “原来是这样,在这个脑部仙域里,很有可能出现多个太昊仙帝,他们分别代表着太昊仙帝的不同时期。”

    “这也代表着,我如果接触到他们,就可以获知一部太昊仙帝成长的经历,以及他人生的一些重大转折点,甚至是···知晓那个令他这般死而不彻底,活又不能活的秘密。”

    林溪不轻不重的,又试探了一下。

    穆穹天果然上套道:“你如果已经是我了,那么···这个秘密,你得知无妨,却也不能宣扬出去。你若不是我,这个秘密,你绝不能染指,一旦知晓···就不能活。”

    “等等···不对!这个秘密本身就存在一种特别的‘咒’,你不能知道它,否则会引来不必要的关注,被察觉到的可能性大增。”

    “太昊仙帝脑部仙域里的所有秘密,你都可以尽可能的挖掘,唯独这一个···你碰也不要碰。”

    “记住!在太昊仙帝的脑补仙域里,千万要小心一个叫做‘腊梅’的女人。她具体在太昊仙帝的记忆里,呈现出什么形态,我也不了解。但是···只要出现这个名字,就要避开。”穆穹天严肃告诫着。

    却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就被掏走了不少有用信息。

    这并不是林溪比穆穹天更聪明。

    而是二人的地位、身份差距,带来的认知偏差。

    对于穆穹天这种顶级修二代来讲,许多别人眼中的隐秘,在他的认知里,不过是一些随时可以拿来当话题的常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