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不二妃 > 正文卷 118 受虐狂
    不二妃正文卷118受虐狂打定主意,万朝云回到自己屋便开始算。

    “那八十年的人参,算二百五十两。”

    “一百年人参,算三百二十两。”

    “一百二十年人参,算五百两。”

    “一共一千零七十辆,一千一百两吧,免得别人说我占便宜,至于灵芝……”她无奈放下笔,她不知道灵芝是什么行价,“算了,问陈掌柜吧。”

    正犯愁,柳眉回来了,她推门进来便道:“姑娘,燕公子虽然傻了点,但药都备齐了。”

    “真的?”万朝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燕浩一看便知晓是个纨绔子弟,整日上街挑事打架的那种,没想到办事还挺靠谱。

    “嗯,陈掌柜说了,还多了两支上好人参,让奴婢拿回来。”她说罢将人参放在桌上,“姑娘,这人参如何处理?”

    “燕浩从人药行摸出来的,让他还回去吧,对了,你去问一下那些药材所需多少银子,咱们总不能白拿人家燕公子的东西。”

    还有陈建辛的也不能白拿,需得给银子。

    柳眉得令,又转身出了门,她走时细心的把门带上,生怕冻着万朝云。

    抱着手炉,万朝云出了门,她来到对面宋是真门前,叩了叩门。

    “进来。”里边传来懒懒的声音。

    万朝云推门而入,便见宋是真正在擦拭宝剑,她这屋冷得令人发抖,不像万朝云那边,刚搬进来,便让柳眉找了炭,烧得旺旺的。

    “是真姐,咱们去我那屋吧,你这里太冷了。”她如实道。

    正在擦拭宝剑的宋是真突然直起身,宝剑一扬,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然后几个利落翻身,屋里的空气随她而动,万朝云觉得更冷了。

    “我冷了便练练,然后就不冷了,我不需要烤火。”

    “你就当陪我说话解闷!”万朝云挽着她的胳膊,“是真姐~~~~”撒着娇。

    宋是真无奈,并白了她一眼,“怕了你了,走吧。”

    “嘿嘿。”万朝云开心的笑两声。

    然而,不等她开心太久,两人只在屋里烤了会儿火,燕浩又来了,“女侠,女侠,我给你送话梅和肥鸭来啦,女侠,你开门呀,女侠。”

    宋是真锐利的目光射到万朝云脸上,似乎在说都怪你。

    万朝云立刻扬手投降,她干笑两声,“我去打发他走。”

    手炉都没抱,她便出了门,偏偏柳眉还未归来,可燕浩的嗓门实在太大了,她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出去。

    “别喊了。”万朝云打量了眼在门前撒开嗓子高喊,手里拎着肥鸭的燕浩。

    那鸭噗噗的煽着翅膀,似乎知晓自己要入锅了,便很生气的在他那紫色大氅上拉了身屎,臭烘烘的,他捏着鼻子继续喊:“女侠,女侠。”

    “小子,你还想见我是真姐吗?想见就给我闭嘴!”万朝云怒了,走到他面前便威胁道。

    虽然这威胁很苍白无力,但燕浩信了,他立刻闭嘴,然后怒视万朝云,一副早晚会把女侠从你身边抢过来模样。

    “你知道我是真姐定亲了吗?你这样上门大喊大叫,有损她的声誉。”万朝云瞅了眼四周,发现只有小巷出口偶尔有行人路过,且也不会进来,便压低声音道。

    燕浩似被说动,他闻言吓得也瞅了眼四周,发现小巷内并无人才暗暗松口气,他轻拍胸脯,有些后怕的道:“女侠真的定亲了?”

    “那还有假?不日,她便会与我四哥成亲,成为我的四嫂子,这种事我能骗你?”

    燕浩见她模样不像撒谎,伤还未痊愈的脸慢慢垮下来,憋着嘴,委屈道:“你四哥,就是那五味居的管事?”

    “可以啊你,竟连这都查到了。”万朝云挑眉,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目光。

    然而,燕浩丝毫没有被夸奖的喜悦,他撇撇嘴,仿佛怄气般将肥鸭和话梅递过来,“喏,下回我不来找女侠了便是,但这个你必须帮我给她,真是的,女侠这么好的女子,竟嫁给你这种人家!”

    万朝云:“……”

    委屈、难受、可惜、怜悯种种情绪在燕浩那张青一块紫一块,眼睛还肿了一边的脸上变换,就像四川变脸般神奇,万朝云看得哭笑不得,这小纨绔还挺有意思。

    “势利眼,你说清楚,我这种人家是什么人家。”她戏谑的问。

    燕浩压根不拿眼睛看她,自顾自的伤春悲秋,“书香门第不像书香门第,商贾不像商贾,既要书香人家的清高,又要商贾的财帛!我女侠嫁进你们这种人家,真是倒霉!”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不被打一顿,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人?”

    从陈建辛那里刚回来的柳眉挽起袖子便奔过去,扬手要打人。

    万朝云眼疾手快忙拉住她,“行了行了,好女不跟男斗,算出来了吗?”

    “姑娘,给。”柳眉气鼓鼓的把陈建辛列的单子递出。

    “你先进屋,我还有话跟燕公子说。”万朝云生怕她又不知自己什么身份出手打人,上次打燕浩,是因为他的身份没过明面,这万朝衍都去过知府衙门了,若再打,便不妥了。

    柳眉瞪了眼燕浩才转身进门,待她的身影消失后,燕浩瞥了眼万朝云,不屑道:“连你的丫鬟都比你有血腥,我女侠是造了什么孽,竟要嫁进你家!”

    万朝云这回没忍住,噗呲笑出了声,她好笑的打量燕浩几眼,少年正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年纪,长得虽不算谪仙般好看,却也够得上玉树临风,怎就是个受虐狂?

    “燕公子,有没有人跟说你过,你有一些特殊癖好?”

    燕浩实在不知眼前这小姑娘笑什么,都被他嘲讽了,还笑得出?果真是没脸没皮!可惜他英姿飒爽的女侠,竟要给这样的人做媳妇,痛心!

    见他不搭理自己,万朝云又说:“你说我万家既要书香门第的清高,又要商贾的财帛,这话说对了,我们万家,既有做官的官老爷,又有大把银子进项,女侠嫁入我家才不会受苦呀,你说是不是?”

    燕浩:“……”歪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