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不二妃 > 正文卷 116 性温水果
    不二妃正文卷116性温水果官道遥遥,寒风呼啸。

    选了个没有毛毛雨的日子,万澈与温氏带了十个护卫以及万贵、翠罗、周嬷嬷护送老爷子去了北崇州。

    万朝云对着车队消失的方向,望了又望,有许多归来的天极城人与他们背道而驰,这些都是逃出去,不被接纳,久候无果,最终选择撤回来的人。

    “放心吧,我昨日向知府大人讨了通关文书,北崇州那边会放五叔和五婶进去的。”万朝衍伸手摸摸堂妹的头以示安慰,“等五味居补齐了欠税,咱们一起过去。”

    “嗯。”万朝云吐了口浊气,重生后,她还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呢,可能活得太久,思虑得太多,总是不放心。

    可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有自己的活法,而且都是独立的,就像父母对孩子,终究要放手般,若放手晚了,孩子还会废掉。

    天空灰蒙蒙的,纵是没下雨,也给人一种风雨欲来之感,不是好兆头。

    “四哥,知府大人那边怎么说?”她细细问。

    万朝云是五味居的股东,没有年纪小就不跟她禀报的道理,五味居其他股东,选择继承人的时候,也是在很小年纪便让其接触五味居庶务,让他们明白手底下那帮人不好管,若管不好,没那个能力镇压住,就会被反噬,直到被迫退出五味居。

    三年多五味居生涯,万朝衍早已看透其中道理。

    他庆幸的事,六妹妹没有像一般村妇那样无知,她是聪明的。

    “已同意再等两个月,如果两个月内没有筹齐两万两,总司会出这笔银子,然后卖掉五味居,撤出天极州。”万朝衍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寒风凛冽,那笑容却如暖阳,照得人心暖暖的。

    暖到让人差点忽略他话里最后几个字,但万朝云抓住了,她疑惑问:“撤出?”

    “陈建辛偷税漏税,期满总司,已是犯了不可饶恕之罪,原本总司决定裁撤天极州五味居,但我观他御下极严明,颇为照顾穷苦渔民,也从未欺压过弱小,最主要的是,他拿出了自己的珍藏给你外祖父看病,我便打算饶过他一回,但若补不齐税款,五味居还是会撤出天极州,因为五味居需要信誉。”

    万朝衍收起了笑颜,神色沉沉的,“除了补税,这次总司还将拿出三万两捐给天极州衙门,以保声誉。”

    “知府大人怕是看在那三万两的份上才同意再缓两月吧。”万朝云不禁眯了眯眼,“代价如此之大,对陈建辛的惩罚是不是太轻?”万朝云记得上次他说,罚俸五年。

    “他毫不犹豫的拿出珍藏,我记他一功,而且他是吴王妃陪嫁大丫鬟的哥哥。”

    万朝云闻言一愣,吴王?那个不受先帝宠爱,也不被承天帝待见的那个吴王?他竟也插一脚五味居?

    “他是吴王安排在五味居的?”万朝云不由得问。

    “总司的管事基本都是各大东家安排的人,吴王却没有,只有陈建辛这么一个拐弯抹角的人在,还是天极城。”

    “吴王妃的天极人。”万朝云倒是知晓些,那吴王虽不受宠,她的妻子却是几位皇叔中最貌美的,夫妻二人的感情也好,没在总司安插人,大约是不被承天帝待见的缘故,是以那陈建辛才如此巴结他们,因为吴王府根本靠不住。

    说话间,万朝云抬眸看向走在自己左边,努力遮挡寒风的万朝衍,看他神情似乎并不知五味居属于承天帝,那么恭王的身份应该也还没暴露。

    “你知道的还挺多。”万朝衍笑了笑,心中也略微放心,六妹妹越聪慧,他越放心,因为五味居总司那些人来头真的太大了,吴王算什么?根本不值一提,不过他在五味居,身份更低,可以说最低。

    三年前他刚去到京城五味居总司的时候,那些人都惊呆了,他们无法相信,五味居竟然进了个九品官的女儿,更无法接受要跟如此地位低下的人共事,一度被排挤了很久。

    后来还是少东家,也便是五味居最大东家的儿子林延平帮了他良多,后来林见深见天的叫他入宫,那些人才开始慢慢接受他,觉得他可能也没那么低下。

    万朝云莫名的便知晓堂兄的不易,她小荷包里取出两颗蜜饯递过去,“四哥,吃,甜的。”

    “女孩子才喜欢吃甜食。”他拒绝了。

    万朝云拉过他的手,将蜜饯塞在他手心,“吃甜食,可以让人开心。”

    恍惚间,脑子里回忆起在宫里的时候,那时刚得知自己体寒严重,林见深便勒令掌莳植蔬果的司苑全部进性温、热的水果,那些性凉的水果一律不得出现在宫里。

    是以,那段时间,宫里日日吃桂圆、荔枝,吃得怨声载道。

    毕竟桂圆荔枝再好吃,也不能天天吃,龙肝凤胆也有腻的一天。

    她吃腻了,不想吃了,林见深便是这般拉过她的手,把桂圆塞进她手里。

    其实现在想想,当初他要是剥好了,喂给她吃,她肯定会继续吃的。

    就像现在,万朝衍嘴里说不要,但还是接过去一口吃了,若带着壳,他怕是不太可能吃。

    回到天极城,宋是真已带着护卫们把行礼都搬去了陈建辛打扫出来的院子,院子极小,不过住万朝云和宋是真、柳眉三人足够了,甚至还有空余的屋子,思来想去,便把马齐睿的母亲挪了过来。

    护卫们均与五味居的伙计住在一起,自然,院子便在五味居后边,只隔着了道小巷子,三分钟路程罢了。

    万朝衍与马齐睿也住在五味居后院,方便处理庶务。

    环视了下往后两个月要住的地方,柳眉特地收拾过,也按照她的习惯把桌椅都归置了一遍,又在窗边的角柜上添了个白色高颈瓶,瓶里插着三四只刚折下来的梅花。

    握着添了炭火的手炉,万朝云不禁感叹:“真是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呀。”

    “姑娘,是什么意思?”正在墩地的柳眉仰头问。

    万朝云斜了她一眼,“以后别说你是我娘的学生,她丢不起那人!”

    柳眉幽怨的低下头,然后继续墩地。

    恰此时,外边传来吵闹声,“我要见我女侠,你放我进去!女侠,女侠,我来给你送人参啦!女侠!”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