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青玉二十年 > 提线木偶 第五十九章 天地裂·回家?

第五十九章 天地裂·回家?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等天地无一再来时,瑞安澜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低声道:“亦炎苏,你走吧。”

    严方任以为天地无一会暴怒,结果亦炎苏抽着烟,没说话。

    只不过那微微颤动的毛躁短发揭露了他的不安定。

    瑞安澜见他不理,道:“除非你能控制一下你自己。”

    亦炎苏恶狠狠地抽了口烟,抬起眼皮对严方任道:“你出去。”

    严方任看了眼瑞安澜,瑞安澜冲他挥挥手。

    严方任退了出去。

    严方任走后,亦炎苏道:“控制不住。”

    “你不知道印乐知那脾气犟成什么样?”瑞安澜夺过他的烟管,压低声音道,“您是不是身体停留在了三十岁,脑子停留在了十六岁?激动得跟个刚见过世面的小男孩一样。您还是出去静静吧。”

    “……”亦炎苏从瑞安澜手中抽回烟管,敲了敲瑞安澜脑袋,“给我十天。”

    亦炎苏这是妥协了。

    大约是默认自己智商间歇性倒退回十六岁。

    瑞安澜阴郁地看着他。

    亦炎苏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瑞安澜冷冷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地里多少次想弄死严方任。”

    亦炎苏勉强笑笑:“看来澜儿对我积怨颇深。七天。”

    瑞安澜没有满意:“你是不是还背着我搞了一堆未经商量的小动作来着?”

    “……”亦炎苏疲倦道,“五天,五天爷就走。”

    瑞安澜不再言语。

    两人之间的气氛尴尬地凝滞着。

    亦炎苏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尴尬,就当是达成了共识,起身往瑞安澜额头轻轻一吻:“爷走之后,你要乖一点。愿光明与你同在。“

    随后拔腿便走。

    瑞安澜的声音追了出来:“我可希望它不与我同在。”

    亦炎苏背对着她扯了扯嘴角。

    他决定回家一趟。最近他发起疯来毫无预兆,连自己都控不住。

    他清醒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又混沌到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行为会是什么。

    也许远西教廷能看出这异常有什么门道。

    搁几十年前的话,这种程度他都懒得管。

    但现在不行。

    正好远西最近给他送了好几封急信让他回去打圣战。他许久没上战场,手痒得很,只不过之前一直惦念着这里的事,不愿去参与历时数年的大战。

    亦炎苏走后,瑞安澜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狗男人。”

    严方任不知为何有些坐立不安。

    他时不时望向门口,直到一个宽大的黑影突然投在门上。

    严方任走近两步,瞬间被巨大的压迫感包围,呼吸凝滞了一瞬。

    他闭闭眼,找回呼吸,打开门:“天地无一。”

    亦炎苏站在门口,微微抬头看着严方任,扯出一个很小的笑:“我今晚去海岸。”

    亦炎苏难得用“我”自称,严方任诚惶诚恐。

    他继续道:“很久都不会回来。严方任,”他似笑非笑,“让七殿下安心享受男欢女爱,不必勉强自己担忧国事。”

    说完,亦炎苏后退一步,随即消失在原地。

    ……跑得实在是太快。

    压迫感也随之离去,严方任深呼吸了一口气。

    然后他想起来当今圣上还没有七个孩子。

    然后他想起来岷王排行为七。

    天地无一又知道了。

    严方任有点后怕。

    他按着胸口喘了一口气,决定去找瑞安澜。

    瑞安澜果然还没睡,只不过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听到严方任的声音,她睁开眼:“亦炎苏找你了?”

    “嗯。”

    瑞安澜点点头:“这事儿,几大家和上面知道就行。”

    “好的。”

    天地无一虽然危险性极大,但他积威甚重。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天地无一跑路,指不定被他压住的那些人能作出什么妖。

    影中月多半会知晓,但也不会广而告之。毕竟她还指着天地无一对拜月教暧昧不明的态度挡下一些觊觎拜月教的杂鱼。

    严方任觉得印乐知和穆翡榭终于能睡个好觉,不容易。

    印乐知并没有睡好。

    他惊醒了。

    不明所以地醒来后,总觉得屋里多了个什么东西。

    他皱着眉四下转了转,总算发现,是镜前多了一杆细长的雕花烟管。

    烟管纤细,线条流畅,入手轻重适宜,管上雕的花纹被磨得光滑发亮。

    印乐知:“……”

    印乐知伸出两根手指隔着布极为勉强地拎起烟管,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把它扔掉。

    不知道他嗓子不好,看着烟就烦么?

    思来想去,印乐知一脚踢开墙边的一个大木箱子,把烟管扔了进去。

    久经使用的烟管落入一箱子乱七八糟各个国家的东西里后,在各种金光闪闪珠光宝气的衬托下黯然失色。

    印乐知向来称那个箱子为:天地无一的废物。

    全是些他不想要但被硬塞下的东西。

    但天地无一总乐此不疲地给他塞各种用得上与用不上的玩意儿,似乎努力在他面前刷存在感:看看看看,爷在这儿爷在这儿。

    印乐知觉得天地无一就是个智障。

    严方任后续跟进天地无一的财产资源时,发现天地无一并没有放弃对境内的掌控。

    但至少现在,被众人嫌弃的天地无一就这么消失在了江南武林,一点波纹都没留下。

    至少关心他动向的那些人可以暂时松口气。

    整个江湖与朝廷,得尝所愿。

    严方任总觉得有点不安。他觉得瑞安澜憋了很多没说。

    但他不愿去问。

    一是为了他们之间的爱与信任;二是瑞安澜不想说时就跟个锯了嘴的葫芦一样,谁逼问都没用。

    严方任只是害怕地道:“澜儿,你也会像天地无一这样,突然消失回远西吗?”

    瑞安澜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得前仰后合:“不会的不会的。远西不喜欢我,因为我不信光明神。”

    严方任试探道:“看来远西挺喜欢天地无一的。”

    “亦炎苏?他肆意妄为欢淫无度,时不时用教廷人员的血洗一洗地面,把分给他的圣物切成玄铁链上的刀片,还背着教廷和印乐知做出那样的事。这都是违反光明神教义的,你觉得远西喜欢他吗?虽说教廷也没好到哪里去。”

    瑞安澜收了笑声,沉下脸:“谁也不喜欢我们。”

    严方任道:“我喜欢。”

    瑞安澜道:“整挺好。”

    严方任实在是被这态度气得有点想打人。

    瑞安澜又哈哈大笑:“你放心,我就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