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季 蛇蝎女子
    第1章 秦清儿

    “爹爹,你是说……我才是那个女祭?”年方十七的少女秦清儿抓住方方自巫镇述职归来的秦之威的手,回头问道。

    “唉,女儿啊……可真是,命中注定有贵人相助呢。”秦之威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乖巧的女儿,那一张与其姑母极度相似的面容啊……很多次,他都会误以为,自己看到了儿时的妹妹。呵呵,是的……那个时候的她,同样也是这般扯着他的胳膊,问东问西。已经……多久没有如少时一般共享合家之乐了呢?

    自从,她独自一人离家赴王宫之时吧?那个时候爹爹好赌成性,秦家的生活并不充裕,直到家族里,出了一位夫人,一位王上最宠爱的女人,各色各样的荣誉与兴旺便接踵而至了。他作为其唯一的哥哥,亦有了官职,带兵在外,驻守边疆。

    “爹爹,你说什么?贵人相助?”秦清儿睁大了眼睛,突然一笑,“是有贵人相助,我才会摆脱女祭的命运,没有以血祭天、让尸骨化成灰飞向苍空?”她自幼熟读诗书,小小年纪却已满腹经伦。

    “你总算是明白。”

    “哪里叫什么贵人相助了?不过是因为首座长老司靖的倏忽,才会弄错了女祭,误把自己的女儿杀掉。”秦清儿撇了撇嘴,如此答道。

    “你说得没错,但是……如若不是这样,大典之上死去的人,便会是你。”秦之威道,“孩子,要学会感恩,知道么?”

    “呵呵,就像是你所说的一样……感谢所有?感谢姑母进宫,才会给我们一家子带来荣华富贵;感谢王上仁慈,降于你官职,让秦家可以衣食无忧;还要感谢这里的百姓,爱戴你敬重你,是不是?”秦清儿抿嘴一笑,有些无谓地道,“爹爹,你为什么总是会有这样多需要感谢的东西呢?”

    “因为如今这一切,是原本我们所不应该有的,明白吗?”秦之威低下头,轻言细语。

    秦清儿行开一步,摇摇头笑道,“清儿不明白。”

    这个赤翼将军却只是无奈地叹气,呵呵,是啊……没有人会明白,他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身为国舅,赋于军衔的大将军,不应该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么?

    清儿站起身来,将窗边的一枝凌霄花理了理枝,过了半晌,才说道,“爹爹,去往巫镇的马车细软,已经备好了,你要去看一看吗?”

    “哦……”秦之威这才恍然大悟,前一段时间接到妹妹之瑶的传书,说是深宫清寂,让清儿前去作陪。这个妹妹啊……自入宫之后,便再也未归过家,父亲又出了那样的事情,是……想念亲人了吧?只可惜,自己无法前去相探。“准备什么时候启程呢?”

    “姑母让清儿七月初入宫,加上路上的行程,我想明天就可以出发了呢。”

    “呵呵,好。”秦之威点头笑笑,“到了宫里,可要好好陪陪姑母……唉,我们欠她的,实在太多啦。”

    秦清儿莞尔,目光如同一朵云一般,渐飘渐远。

    仿佛,已经预料到……明日入宫之行,将会是她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

    ~*~*~*~*

    巫镇,京辉宫。

    苍白英俊的王子殿下巫啸渊独坐静思。

    门外有侍卫童年进来禀报,“殿下,您派出去的探子已经回来了。”

    “哦?”巫啸渊立即展眉,放下手中的物事起身问道,“结果如何?”

    “回殿下的话,女祭司魅影搜索了整整三日都没有任何踪迹,只怕她的尸体已经被兽类啖食。而且……您吩咐的那名叫沐迦捷的公子,也没有找到。只听说他受了重伤,好像是……回到桫椤教去了。您也知道,那里一向是南巫的禁地,没有教皇的允许,常人是无法靠近的。”童年一字不漏地回禀着,不时察言观色。

    “不可能……我亲眼看见她……往那个方向飞去的,那样快……”

    “殿下,您说谁?”童年吃了一惊,问道。

    “司魅影……她到底去了哪里……”三王子渊依然语声喃喃,不知所意。

    “您说什么?紫墨将军司魅影……殿下……”童年轻轻皱眉,“她不是已经死了么?”

    “罢了……”巫啸渊却不愿再去解释什么,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叫南莲重新沏茶过来,已经凉掉了。”

    “是。”

    丰神俊朗的三王子渊轻轻阖上眼睛,倚在檀香木椅上,闭目养神。

    窈窕的侍女南莲轻轻走进来,如他的吩咐将新泡好的茶水置在桌上,看着王子殿下微皱的眉头,心内暗暗叹气。终是在他耳边提醒道,“殿下,秦夫人的侄女秦清儿入宫来了。”

    “哦?这样快?”半睡半醒的巫啸渊眼睑动了动,却是没有睁开,只是唇角轻轻上扬。“那个方方才躲过一劫的女人,竟然这般张扬地到这里来了么?”

    “听说……是秦夫人派人去接她入宫来的,说是,深宫寂寥。”南莲想了想,回答道。

    “嗯,那么……父王知道这件事情?”三王子渊又想到那个一直缠绵于病榻中的老国王,虽然日日前去请安,他却始终避而不见。

    “听王上身边的宫女说,他到现在都是神志未清的模样,大抵是不知道吧。”

    “不知道……这个秦夫人、做事何时变得这样糊涂了?”巫啸渊思至此处,心中掠过一丝不安的神情,猛然坐起来,“我得过去看看。”

    “殿下……殿下!”正在此刻,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传自宫外传了过来,那是……秦之瑶身边的宫女若儿吧?

    “什么事?”竟然这样巧,说来便来了么?

    “三王子殿下,王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醒过来了,知道夫人派人自南方将表小姐接了过来,一时盛怒,动手打了夫人。此刻……此刻夫人宫里正闹得不可开交……”若儿颤声说着,“请殿下过去看看吧,若儿担心……担心夫人她……”

    整个宫里,竟然没有一个可以替秦夫人说话的人么?以至于、她的贴身侍女会找到了这里?

    南莲后退一步,只得暗暗叹气。

    “我马上过去。”巫啸渊自是来不及多想,起身便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