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战神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6章 夜宴②
    “之瑶,还不快过来,已经等了你极久了。”巫建南闻着那样的声音,已是满面含笑,向来人招手。

    司魅影回身,只见着一位着鹅黄色衣衫的妇人款款走进,碎发轻垂,面若兰花春含笑,极是美丽婉约。这……便是整个巫之国后宫里,最为受宠的女子,秦夫人秦之瑶。

    秦之瑶走到殿前,无数侍女低下身来行礼,已然行到门口的巫啸渊突然顿住了脚步,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便垂首,“啸渊见过夫人。”

    “渊儿,这样精致的宴席在前,怎么站在门口?”秦夫人慈意满目地微微一笑,“快些进来坐下吧,也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家人同聚。”

    巫啸渊却仍是直直地站着,未知进退,神色如风云般变幻不定。细看之下,却可见其眸中,一抹忧伤藏匿得、深不见底。

    “过来啊,渊儿。”秦夫人回首,见他依然树立于此,又唤了一声。

    巫啸渊这才回转身来,面无表情地走回原位置坐下。

    “之瑶,到这里来。”巫建南微微笑着,眼角露出细细褶皱来,“这是紫墨将军司魅影,议事院的首座长老司靖的掌珠,你以前见过,恐怕……是不记得了吧?”

    “司魅影见过夫人。”

    “哦,魅儿……已经出落成大姑娘啦,真是标致得紧呢,叫人一看就喜欢。”秦之瑶一脸的明媚笑意,回头道,“王上,瞧您说得,怎么会不记得呢。魅儿小时候,可是我宫里的常客呢。只不过……日后参了军,便来得少了。”

    “呵呵,秦夫人果真是好记性啊,魅儿变得多了,可是……夫人您却是丝毫没变呢,还是那样明艳动人,美丽非凡。”司魅影回想着记忆里的那个豆蔻少女,无忧之年入宫,眉目间已然有了淡淡的忧伤。时隔多年,当初不知人事的女孩,已然成为风姿绰约的妇人,风采依旧,韵味却已大变。

    “这孩子,真是会说话,和你父亲一样呢。倒是好久未见着令尊司长老了,他最近,一切可安好?”秦之瑶笑了笑,轻轻颔首,又问起多年未见的故人。

    “爹爹?”一提到那个人,司魅影神色突然一僵,仿佛是触及到某一个不为人知的伤口,当下只是淡淡说道,“魅儿远征,方方回将军府,便立马入宫面圣,还未及回议事院呢。不过,听爹爹身边的人说,他一切都好,有劳夫人挂心。”

    “听说,魅儿又打胜仗了呢,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王上,军中有了魅儿,可是省了不少心吧?”秦之瑶了然一笑,明眸看向身边的王。

    “呵呵,是啊……这不,正筹谋着魅儿与啸渊的婚事呢。”

    “哦……那是好事啊。”秦之瑶挑了挑眉,婉然笑道,轻柔的语声如同落花轻轻坠下。“日子定在什么时候?”

    “还没有具体落实,依你看,应当在哪天?”国王巫建南沉吟着说道,面色有些无常。

    “渊儿是巫之国的太子,将来会是南巫国王,这样的大事,定当慎重以待。倒不如,明日我去请宫里的司星史测测星相,看看哪里适宜帝王嫁娶。再者,也要让议事院那边,提早准备。而且……还要去司靖大人那里,交待一番吧?毕竟是自己唯一的爱女,即便是嫁入王府,父女情深,终究是不舍的。”宫里的秦夫人素来心思细腻,又宽大博爱,与人亲和,一直极受宫女侍卫爱戴。

    哪里知道这一翻体贴周到的话语说下来,司魅影却是大声阻断,“不行!”

    “呃?”上座上的两人面面相觑。

    巫啸渊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眉头大皱。

    司魅影恍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惭愧一笑,“那个……议事院那边,可以先准备着,至于长老府那里……我去通知爹爹就好了。”

    “什么?”国王巫建南大惊失色,“孤王当日与你的承诺,首座长老还不知道?”

    “嗯……”司魅影轻轻点了点头,明眸微动之间已然有了说辞,“那一日战势极紧,魅儿离开蓬莱宫之后即刻出发,竟然将派人去长老府送信一事给忘了。何况,这些天爹爹一直处于闭关之中,连议事院里的事情都交于其它几位长老处理着,恐怕,他到现在仍旧不知。不过……魅儿这次回去,定当告知爹爹,也应当提醒他入宫来面见王上,当面谢恩才是啊。”

    巫建南眉峰轻轻耸动,却只是轻轻点头,“又到了三年一度……向桫椤教皇敬献女祭的时候了啊,司靖……才接任首座长老两年,只怕闭关请示教皇旨意,需花更多心思。”

    不知为何,一闻此言,司魅影脸色蓦然苍白,猛然低下头去,好一会才将神色调整好。

    “怎么,这件事情,你似乎……并不急于让你父亲知道啊。”一直沉默的巫啸渊猛然间抬起头来,目光里沉浸着某种阴翳的神色,仿佛洞悉了某个秘密一般,冷冷说道。

    司魅影目光蓦然变冷,“三王子,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会是什么意思?!”

    “呵呵,还真是两个孩子啊……王上,看着他们意气风发的样子,才意识到我们真是老啦。”

    巫啸渊冷漠的目光自庭内诸人一扫而过,却在秦之瑶身上顿了一顿,突然道,“父王,我想……婚姻大事的确应当按夫人所言,谨慎对待,所以……不如先请司星史大人测好星象,将我们二人的生辰八字算计好,再论婚期,如何?”

    巫建南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这样也好。”

    司魅影闻着巫之国王的话,心内顿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