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历史军事 > 某美漫的特工 > 正文卷 第577章:将近百岁的中二少年(保底第一更)

第577章:将近百岁的中二少年(保底第一更)

    半响。

    穿着一件手工定制得体西装的地狱君王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这卖相极其不佳的汉堡与热狗陷入了一阵沉默加惆怅之中的状态。

    他微笑的意思是他从来不在路边摊吃东西,

    可不是其他意思。

    墨菲斯托是有心起身离开的。

    但考虑到这是马克请客的,在犹豫了许久之后,墨菲斯托麻木的抓起了汉堡狠狠的咬了一口。

    下一秒。

    原本闭眼的墨菲斯托不由的睁开双眸咀嚼着原本以为异常难吃的汉堡时不时的点头。

    马克笑了笑。

    这家路边摊可是马克在飞来德州这边专门在网上搜寻出来的隐藏美食。

    这破旧的流动餐车在德州吃货心中有着另外一个称谓。

    叫做,移动的美食。

    就面前这不大不小三口解决的汉堡售价足有八美刀之多。

    顿了顿。

    马克看向墨菲斯托挂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所以,老墨,你最近上来放风的次数比较频繁啊。”

    墨菲斯托抬头。

    在他的眼中。

    马克这一脸的表情似乎在说,好似在说别装了,我都知道了,女人啊,呵呵……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墨菲斯托看着沾了油污的双手淡淡的说道:“冥王,我是过来寻找我之前的投资对象的。”

    马克点头微笑道:“当然,投资一定是必须有回报的,我这一次过来主要是为了公事,你爱干嘛干嘛,不用理会我的。”

    “……我信你个大头鬼呢。”

    墨菲斯托看着马克那依旧的微笑在心里疯狂的呐喊道。

    还公事?

    几天前才在原始森林见过面,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只是……

    墨菲斯托想归想,脸上还是露出一丝微笑说道:“那就好,冥王大人打算什么回去?”

    “回去?回哪?”

    “……冥界啊,听说最近有几个星域都升起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想要脱离冥界。”

    “哦,这不急,谁跳杀谁,杀多了这些不该有的声音就消失了,就算全部跳反又如何,冥界最不缺的就是生灵,大不了从头来过。”

    “……”

    墨菲斯托哑然了。

    他已经无话可说了。

    马克看着墨菲斯托脸上的表情呵呵一笑用餐巾纸擦拭着自己手上的油渍说道:“悄悄的告诉你一件事情,老墨,其实我还没有完全觉醒,随便来个超凡生命都可以把我轻易的捏碎呦。”

    墨菲斯托身躯一震随即看向马克。

    马克一脸微笑很是真诚。

    随后。

    马克脸上消失看向墨菲斯托很是严肃的说道:“你刚刚在琢磨着我的这句话有多少可靠性?”

    墨菲斯托赶忙摇头。

    马克微笑不语的看向墨菲斯托。

    下一秒!

    “哈哈哈……”

    “……哈……哈哈!”

    马克突然哈哈大笑两声,墨菲斯托脸上也是挤出一丝微笑跟着马克复声起来。

    脸上笑嘻嘻心中疯狂骂。

    完全可以描述墨菲斯托此刻的心理状态。

    老实说。

    刚刚墨菲斯托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还是有所意动的。

    但现在?

    当年被马克一言不合吊起来暴打的画面再一次出现在墨菲斯托的心头。

    墨菲斯托额头上溢出了一丢丢的汗水心虚的瞥了一眼起身的马克……

    “这家伙的心都是黑的,而且黑到发亮了。”

    墨菲斯托再次内心叹气。

    世人都说恶魔擅长虚伪和欺骗。

    那么凌驾于无数恶魔之上的冥王呢?

    岂不是七宗罪的集合体?

    起身的马克看了一眼天色眼珠子转了转随即说道:“老墨,难得你上来放风一次,找个酒吧陪我喝喝小酒?”

    墨菲斯托一愣。

    喝酒?

    正准备拒绝的时候,马克转身眯着双眸语气淡淡的说道:“老墨,这可是我第一次邀请你,你要是没空就算了,我也不强求,真的。”

    墨菲斯托:“……”

    下午五点。

    卡奇的酒吧。

    “冥王,我苦啊……”

    正经过卡奇酒吧店门口的行人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如同乌鸦版的干嚎声不由的浑身一抖加快的离开这里。

    酒吧内。

    马克靠着墙壁端着一杯波本一脸微笑的看着坐在他对面再一次内心崩溃的墨菲斯托。

    普通的酒肯定是不会让一位地狱君王崩溃的。

    但加料的酒呢?

    巫师维度真诚出品的真话液一直是超凡世界内逼供、询问的神器。

    别说是地狱君王了。

    就算是马克都曾经差一丢丢着了道。

    幸好当时的九妹还没有离开出走……

    墨菲斯托此刻已经是趴在了桌面上睁着半迷离的双眸好似在自言自语的问道:“冥王,你说为什么感情的时候那么麻烦呢?”

    马克瞥了一眼老墨抿了一口波本淡淡的说道:“感情这东西本来就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墨菲斯托点头下意识的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您当时为什么直接把海拉抢回来了。”

    马克三处不存在的黑线从额头降落。

    马格吉。

    什么情况?

    他是想灌醉墨菲斯托套取更多关于他和古一那个光头女八卦的,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扯到他自己身上来了呢?

    墨菲斯托的话语还在继续:“现在想想,我当时也应该直接学您,看中自己喜欢的直接抢回去,当时我们这些人还在嘲笑您,说您有失至高神的风范,但现在看来,至高神的想法果然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揣测的。”

    马克呵呵的干笑了两声。

    赶紧抿了一口手上的波本压了压惊。

    境界个屁。

    想法个毛线。

    自家人知道自己事情。

    他当时肯定是这么想的,“嗨,海拉看上去很不错呦,身材棒棒的,而且潜力无限,是个最佳的贤内助,我们去抢了她。”

    嗯。

    是的。

    虽然关于为什么抢海拉的记忆还没有复苏,但马克觉得凭借着自己对自己的了解,这想法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马克回神将墨菲斯托手中空的酒杯挪开,重新换了一杯加料的酒递了过去同时说道:“老墨,别说我了,说说你,这一次为什么又跑上来了?”

    墨菲斯托醉眼迷离的端起加料的酒品便是一饮而尽之后叹息摇头说道:“儿子不长心,被地狱的几个恶魔一忽悠就跑上来说是要寻找自立门户的办法,想要在地球上建立属于他的地狱,我这不赶紧上来了吗?”

    “……想开点,现在的青少年一般都很中二。”马克安慰道。

    墨菲斯托抬头看向马克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今年已经有九十八岁了!”

    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