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仙无常有 > 第六十四章 水晶宫
    云草刚进入了湖底,就发现身后的河水又合在一起了。眼前一片漆黑,她仔细的听了听,仿佛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小云这是那里?“

    “不知道,不要说话。”云草边提醒边拿出了夜明珠。

    她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正处在湖底的一处石子小路上,两边都是水草,还能看到一条条游鱼。可是自己待的地方显然是用阵法隔开了的,并未有水,她伸手碰了碰,触到了一层轻轻的光膜。

    云草四处看了看,一个人也没有,想必他们早都进去啦。刚才玲珑阵开启的一瞬间,她又感觉到了几个强大的气息,想必是那些藏在暗处的前辈,所以她才等了一会才进来,索幸赶上了。

    云草又走了一会,才发现了一个岔道口,她也没怎么想便随意的选了一条路。待又走了一会,才发现一座小小的屋子,先是进入大堂,空空如也。旁边有一扇用珍珠帘子遮着的门,两边是书里才能看到的红珊瑚。

    云草走过去,好奇用手摸了摸,发现竟是真的珊瑚礁,只是显然已经死了。她透过帘子朝屋里看去。见里面只有一张像玉做的的床,上面什么也没有。难道东西都被人拿走了,云草郁闷的边想边走了进去,果然什么也没有。

    秉着不浪费的习惯,云草在小黑的鄙视和小火的佩服中将那挂珍珠帘子给下了下来,一气呵成的装进了储物袋中。她又在屋里走了一圈,见那玉床温润洁白,甚是喜欢,可是她没地方装,不然带走也不错。

    云草摇摇头,进入了后面的一个小门。这个屋子三面都是石墙,有一整面却是透明的琉璃墙。屋子里就摆着一个石桌,旁边围着一圈石椅,也是什么也没有。

    透过琉璃墙,云草看到蓝蓝的海水中长着长长的水草,一些奇奇怪怪的花,五颜六色的珊瑚,还有巨大的海藻,飘来飘去的水母,还有一些生长的极为茂盛的树木,草丛中甚至还游着一些花花绿绿的不知名小鱼,真是奇怪极了。

    云草将眼睛凑了过去,细细的看了起来,才发现这分明就是一副画,那里是什么琉璃墙。

    云草用手在那幅画的四周摸了摸,也没有发现什么,整幅画似乎是嵌入了屋子中去了一样。她只能叹了口气,才准备放弃,总不能让她把这屋子一起搬走吧,这画明显就是一个刻了幻阵的法器,只是应该只是用来观赏的。

    云草从屋里走了出来,绕过屋子,见后面是一个不小于隐梅湖的湖泊,湖心还有一个小岛,岛上遍植着盛开的梅花树,树下面还有一些海草。

    最奇妙的是在万花丛中还掩映着一座水晶宫,正被一个彩色的光幕包围着。此时先进来的一些修士正攻打着光幕,激起了阵阵彩光。

    云草将身子藏在层层的树叶当中,才向对面看去。她并不打算过去,没看到连乐心这样的筑基修士都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么。

    现在正攻打阵法的的有四个人,除了苏灵雨,其它的云草一个也不认识,想必就是隐在暗处的那几位。

    云草无聊的看了会,见一时半会这阵法也破不了,便将眼睛往旁边站着的一群人看去。除了冷韵竹和谢星河各是一个人冷冷的站在一边,其它的人都是三三俩俩的说着话。

    云草的眼睛在人群中穿梭,又发现了几个陌生面孔。待找到了秀莹的时候,才发现她正笑着和柳时雨说着话,只是眼睛却不时的瞟向坐在一边的谢星河。

    云草仔细的看了看她,发现她不再是对着自己时候带着的从容,而是稍有些拘谨。她现在虽是结丹修士的弟子,可是终究没有半点修为,而且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她想获得传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她已经有了个好师傅了,没有传承似乎也没有什么。

    云草不在关注她,反而又在人群中瞅了起来,这一看竟又发现了一个熟人。一个身穿月华群的女子,正和一个背着剑的男子说着话。你道是谁?原来是久未见面的云朵。云草已经有好久未见过她了,如果不是现在的景况,她定要上前去和她好好说说话的。云草正看着,见林瀚之和云霞竟走了过去,也不知有何事。

    “云朵?”云朵正和齐师兄说着话,听到有人喊自己,便转过头,却见到两个熟人,其中一个显然不想见自己,正撅着嘴呢。

    “林师兄。”云朵笑了笑,又看向云霞:“云霞姐”。

    林瀚之拉了拉云霞的衣袖,她才不甘不愿的喊了声:“云朵”。

    云霞还未筑基,按理来说应该喊自己师叔才对。不过俩人同为一族,叫自己云朵也没错。她便笑着点了点头,只心里暗道这云霞似乎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谙事故,任性的很,倒是林瀚之似乎变了不少。

    “云朵,听说你加入了剑道宗?“

    “是的,还不知你们现在在何处?”

    “我和瀚之哥哥可是加入了幻音坊。”云霞忙道。

    “哦,恭喜你们。”云朵真心道。自从近两年幻音坊的坊主清音真人成功结婴,幻音坊在青木界可算是风光无两。

    云霞听了,得意的昂起了头。林瀚之则是看了看云朵旁边一直未说话的冷面剑修。

    “这是我师兄,齐枫。”

    “幸会。”林瀚之拱了拱手。

    “嗯。”齐枫点了点头,并未说话。林瀚之倒不以为意,倒是云霞微有不岔,暗想这连齐枫也太没有礼貌了。这样一想,连着对云朵更不待见了。

    “你们对这水晶宫怎么看?”林瀚之看了看周围才问。

    “这水晶宫好生奇怪,看着似不是这青木界会有的。据我所知,四海之类并未见过水族,海中也仅有一些普通妖兽,更未听闻有过高阶水族,而这水晶宫显然是高阶水族才拥有的。”云朵想了想说。

    “你们在说什么?这不是隐梅真君的洞府么?”云霞好奇的看着林瀚之问。

    “我想这水晶宫并不是隐梅真君所有,或者只是她偶然发现的,然后借居在此而已。”林瀚之道。

    ……

    “阵快要破了。”几人正说着话,齐枫突然说。众人齐齐望去,见那阵法上的光幕似乎变淡了许多,皆是一喜。

    而远处正吃着果子的云草也迅速扔掉了手中的果核,打算等他们都进去了,自己也好跟着捡捡漏,毕竟这水晶宫这么大不是。

    可是在众人刚进入水晶宫,小岛的上空突然出现了一朵又一朵的荷花,两个人正踏花而来。云草定睛一看,见其中一位正是自己见过的花前辈花无悔,另外一个人则是一个清丽无双的女子,和云朵倒有些像,云草暗想难道这就是天墉城的第一大美女花想容?看来这次可热闹了啊。

    她边想边坐在小黑身上,快速的朝水晶宫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