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历史军事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三章 魁与遭遇
    李阎跨出没两步,忽然一个纵越往后,然后停在原地,看上去有些莫名其妙。

    “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离这道门越来越近。”

    李阎心中暗暗头疼。

    宅门里头,男女老少盯着李阎,一张张画过死人妆的脸面无表情。

    李阎不动,那门却往越来越近。好像一张怪异的嘴巴朝李阎扑过来。

    李阎也不慌乱,抽手放回环龙宝剑,迈步往门里走边走去。

    跨过台阶,里头别有一翻天地。

    三层小楼,红漆柱子,黄蓝色雕梁,画着铜钱和宝塔,室外用的竟然是炽亮的灯泡,李阎一偏头,墙上还挂着白色的空调室外箱。

    往前看是几条两人肩宽的窄胡同,窗户前头的塑料招牌上写着复印两个大字。楼上楼下都是人,一个个伸着脖子瞅着李阎。

    【阴市】

    “兄弟,打坏人家的东西,招呼都不打就想走,不太合适吧?”

    说话那人头戴瓜皮帽子,披白毛巾,脖子上挂着一长条盒子,里面摆着各色的香烟。怎么看也不像解放后的打扮。

    他越出人群,表情似笑非笑,脸上的粉底簌簌而落。

    李阎的目光闪了闪,把刚开始捡起来的两张蓝色纸币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啊,你看这够不够?”

    卖烟的看也不看:“我们不收阳钱。”

    李阎把手一放,手里的钞票揉得很皱。

    “那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阴市儿有阴市儿的规矩,您拿不出钱可也行,得留下点东西抵债。”

    瓜皮帽子笑意盈盈。

    “什么东西?”

    “这胳膊大腿,心肝脾胃……”卖烟人看李阎眼露杀气,话头一转。

    “我估计你是不大乐意,我替大伙做个主。”

    他一伸手。

    “把剑留下。”

    “……那我要是不留呢?”

    李阎皮笑肉不笑,打量着周围涌上来的看客和小贩。

    那卖烟人一仰手叫退众人,冲着李阎咧嘴一笑,牙口森森放光。

    “头条胡同这地界,在燕都城里不大不小有是个名号,多少年没人坏过规矩,兄弟你可想好喽,我要是没猜错,咱们可得打一段时间的交道。”

    李阎想了一会儿,卖烟人也不催促。

    “剑我不能给,不过……”

    李阎伸手掏出一枚黄金小判出来。

    “这玩意能抵多少?”

    卖烟人拿眼一瞥,不不动声色地回答:“富裕。”

    “东西你拿走,不过有句话我得说前头,我只出我那份。”

    李阎指了指门外。

    “刚才那人,我管不着。”

    “得嘞。”

    卖烟人把判金接过来,一挑大拇指。

    “局气!这里好东西不少,兄弟你随便看。”

    “不着急,回头再说。”

    李阎转身要走,抬手接住飞过来的物事儿。

    一盒皱巴巴的香烟,上面画着旗袍女人。

    “我帽子张不占人便宜,请你的。”

    【小金鼠香烟】

    类别:消耗品

    品质:精良

    售价:一大块活人肉。

    吸食后增加极小幅度的跳跃力,与传承状态相乘计算。

    李阎心头一动,倒真动了逛一逛这阴市的念头。只是他今晚得抓紧时间,现在是真顾不上了。

    “多谢。”

    说完转身出门口,顺顺当当地走了出去。

    身后两道门扉啪地合拢,一丝光也没有透出来。胡同寂静幽暗,冷得没有一丝人味。

    ……

    东城区安定门内,国子监。

    元明清三代华夏最高学府。

    “有点让人头疼。”

    说话的男人带着金丝眼镜,手上套着指虎,给人一种清秀又凶悍的怪异感觉。

    几人站在明黄色琉璃瓦屋顶的广业堂外面,与屋里头的眼镜男人遥遥相望。

    广业堂是国子监六堂之一,是讲直们给监生授业的地方。此刻眼镜男人就坐在讲案下面,眼神纠结。

    “云虎,不然我们等等你吧,机会难得啊。”

    被人叫做云虎的男子看了一眼堂前高冠博带的虚影。

    他曾经经历过一次内容与明清科举制度息息相关的阎浮事件,肩负的传承又是“魁”,一颗主文章兴衰的星宿。

    眼下国子监这个“老直讲”的阴魂,是自己突破峰值,甚至升华传承的关键。

    可他想了想,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过些日子再来吧,今晚很关键,不能浪费时间。”

    “可是……”

    “一百六十四个阎浮行走,即使是在“对决”之外杀死对手,也有20%的几率入手其传承。”

    男子打断了同伴的话。

    “不是每一个行走都会积极面对阎浮事件,很多人会选择依靠“同行者”苟且过关。毕竟性命是自己的,凭借传承的特殊能力,只要带点脑子,任何一名行走都可以在现实过得很舒服。没必要拼死拼活。”

    他看向屋子外面的男男女女,站起了身。

    “所以这一百多人里面,有太多实力和意志几乎为零的草包滥竽充数,别说行走之间的逃杀,连午夜这一关也未必过得去,可是杀死他们,却能获得实打实的阎浮传承!包括那些位格极为靠前的强力传承都有可能拿到手,运气好的话,单凭猎杀这些人,就足以获得三四次阎浮事件都拿不到的高收益。这是事件里任何奇遇也比不上的.”

    “最多三天,这些草包就会死绝,到时候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没什么比清理他们更重要。所以,出发吧。”

    男人刚要动身,他在外面的同伴里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来。

    “既然是先挑软柿子捏,也没必要非得带上你吧。”

    那人走了出来。是个带着鸭舌帽的女孩。

    “你留在这儿,我们去收拾那些人。”

    “我不放心。”男人断然拒绝。

    鸭舌帽女孩显然没有退缩的打算,与男人对视了一会儿。

    “……好吧。”

    男人皱着眉毛,摘下金丝眼镜,用衬衫下摆擦拭着。

    “注意安全,先挑落单的杀。”

    ……

    “阿嚏——”

    只剩下一件白色衬衫的李阎拿出史密斯的风衣给自己套上,从口袋里抽出胡萝卜大嚼特嚼。

    “这风挺冷啊。”

    李阎正念叨着,右手边的五金店里走出一个人来,嘴里叼着香烟,手中拿一把细脊菜刀。

    两人同时注意到了对方。

    气氛一时凝固,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中只有嘎嘣嘎嘣嚼胡萝卜的声音。

    男人把燃尽的烟头扔到地上,又点上一根,牙齿咬着烟屁股嘬了一大口。

    “铛!“

    手上菜刀和环龙剑撞在一起,令人齿酸的绞动着。

    两人的鼻尖挨着,一个叼着烟卷,一个嚼着胡萝卜,好像都不太认真的样子。

    “呼!”

    “噗!”

    男人一大口香烟喷到李阎脸上,自己也被迎面的胡萝卜碎渣喷了一脸。

    菜刀刀刃擦着剑脊分离。

    “真他妈脏啊……”

    两人同时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