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历史军事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八卷 傲啸南洋 第六十六章 尾奏:药师佛之死(五)

第六十六章 尾奏:药师佛之死(五)

    行动队员的胶靴再一次踏足残骸遍地的锅炉房,是在十五分钟以后。

    魔穗盯着夜桜背靠墙皮的尸体,脸色阴沉。

    咔嚓~

    因为颈椎被祸水腐蚀的酥脆易折,夜桜的骨架支撑不住颅骨的重量,头骨发出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脆响,滚落地板。

    所有的祸水都被李阎回收,地上没有半点水痕。

    完好的弹头,凄厉的枯骨,干裂的灰烬,匕首上残余的血肉,这一切化为蓝色的数字信号收纳进魅瑚的瞳孔当中。

    “除了精神冲击以外,对方还拥有类似强酸液的能力,作战服没有溶解痕迹,他的能力只针对人体。地上的弹头外形完好,没有褶皱,对方极有可能携带介质震荡型装甲设备。刀上残余的血肉组织化验出肺泡成分,初步判定伤口在肺支气管的结缔组织。”

    不得不说,这个把全身包裹进厚重的黑色作战服,只露出一张脸的小个子女人,眼光相当毒辣。

    她脸色难看地四顾了一圈,暗红色的靴子踩在一块混凝土块上:“魔穗,这个人和以前那些“外来者”不是一回事,你最好找乔星确认一下……”

    “我明白你的意思。”

    魔穗打断了她。

    特别行动组,也曾经执行过一些针对外来者的逮捕或抹杀的任务。

    如果凛冬的真相是块复杂的拼图,那么三大强权手里都掌握着拼图片。

    尽管内心已经暴跳如雷,魔穗还是冷静地遵从了魅瑚的意见,拨通了乔星的联络器。

    “喂?”

    “乔上校,你在把李阎列入二级打击目标的时候,有没有和上头打过招呼?”

    从魔穗的语气中,乔星嗅到一丝不安的味道。

    “梁司令曾经看过的我计划书,他没有否决。”

    乔星明白魔穗的担心,但是这种基础的错误他怎么可能犯。

    魔穗点点头,语气缓和了很多,他扫过身前低头不语的众多队员:“梁司令没有否决,那就是说,他的确只是个普通的外来者而已。”

    他在普通两个字上加重语气,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喂?行动顺利么?喂?”

    乔星大声询问,那头只却剩下忙音。

    到了魔穗和魅瑚这个级别,耳濡目染之下,都明白战车内部,有一些他们这个阶层接触不到的秘密,比如黑星战车便曾经有一项法案,针对任何,无法查明其来历,且活动迹象短于六个月的个人,发动等同于四阶兵种的战术打击,必须由上将军衔或者作战委员亲自作书面通过,未经允许私自行动,黑星战车将以政治罪问责。

    而这项建立这项法案的目的,黑星战车99%的人摸不着头脑。

    哪怕是魔穗和乔星,也只知道这项法案是为了保护某些特殊的外来者。

    而这些外来者无一例外,都十分难缠。

    魔穗只是不希望,在面对一只凶猛孤狼的同时,还要被内务部找麻烦,和乔星确认李阎的身份,也是让队员安心。

    这只是一场不死不休的逃杀,无关乎任何后患。

    魔穗最后一眼扫过残余的战场,正色道:“所有人换上低速榴弹,还有接纳泵动式枪机,全封闭防护服。看看地上的骨头,不想变成他们那副模样,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必要时,不用顾忌平民。”

    “队长,先等等!”

    有名队员面对战术电脑,忽然惊叫一声。

    “我捕捉到了当初售卖给目标的战术蜘蛛所在的信号!”

    “在哪儿?”

    魔穗一个箭步冲到他身边。

    蔚蓝色的地图上,一个红色的圆形标志收缩转动,发出尖锐的警告。

    “他已经两分钟没有动过,所在地是,乔星上校所在的监控室!”

    ……

    水龙头喷洒的水流和着鲜血涌满洗手池,李阎甩了甩手上的水株,盯着水池里的鲜血漏进活塞。把一旁的纱布和伤药收进个人印记。

    他站在一间狭窄的卫生间里,身边是一具被他扭断脖子的尸体。

    “泉浪海鬼”效力十足,李阎破损的血管自动收缩闭合,残弹被挤出伤口,配合医疗药物,这些枪伤并不会影响李阎的作战能力。

    比较头疼地是夜桜临死前那一刀,深入肺根刺破气管,对于寻常人足以致命,即便是李阎,在呼吸时也会感到火辣辣的疼痛。

    李阎的正上方,就是乔星所在的监控室。

    他的右手上,穿着一只造型奇特的铜色护臂,有八只金属质感的义肢外张,电子复眼正不时释放出红色的光芒。

    全功能战术蜘蛛的光谱扫描,配合李阎戴在瞳孔上的生命探测仪,能精准查探出生命体所在的位置,以及可能存在的武器。

    黑星战车的独门科技,的确有独到之处。

    不得不说,乔星在某些方面做的并不周到。比如,他的安全保卫工作。

    处理好伤口的李阎舔了舔嘴唇,掏出【疯狂的肖克】,在水池处默默装弹。

    楼上,乔星端着一杯咖啡,正焦急地来回踱步,特别行动队的人恐怕遭遇了意外,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蓦地,魔穗的通讯请求再次刺破他的耳膜,通讯员按下接听的时候,魔穗的声音很快传来。

    “离开!他在你下面!”

    乔星的瞳孔缩成一个小尖。

    李阎咔地扣上弹匣,抬起双手,战术蜘蛛在天花板射出一个红点。

    没来的及体会这句警告无意间的歧义,乔星朝前猛地扑出,十六种三阶的药剂全面强化让他做出了最快的反应,在扑出的瞬间,他亲眼看着地板凸起,砖块和钢板支离破碎,无数灼红的金属弹片从中狂涌而出,尽管他的反应已经做到极限,可弹片还是将他膝盖以下部分瞬间撕扯成了一团爆散的血肉!

    狂乱的弹片在监控室里折射肆虐,几名通讯人员连同警卫都被波及,几乎无一幸免,在撼动大型重武器的可怕凶器的霰弹下死伤惨重。

    失去双腿的剧烈疼痛让乔星陷入了短暂的昏厥状态,直到头部磕在墙角,才下意识地发出痛苦的嚎叫。

    昂啊啊啊!

    李阎静静地退回角落,森森的牙根咬紧,咯咯作响。

    他的左手臂从中断开,鲜血疯狂喷涌,惨白地骨茬儿外露,没入黑暗中的他,能清楚地看见自己的断臂连同霰弹枪突兀地躺在地上,血污肆意流淌。

    脸色苍白的李阎抬头,眼神穿过有成年男人腰身大小的破洞,在一架狰狞的巨大狙击枪后面,他看到了一名浑身缠着绷带的老人的脸。

    霰弹在毁掉乔星双腿的同时,狙击子弹也穿过李阎的手臂。

    “只断了一只手么,这可是连变异生物擦中,也会当场死亡的。”

    宋左叹息着,退下金黄色的弹壳。

    一同作战,对于李阎睚眦必报的性格,老头多少有所了解,何况是这样的东郭先生和狼的憋屈戏码,他一定会来找乔星的麻烦。

    为了这一枪,宋左蓄谋良久。

    监控室里的惨呼声和哭喊声交杂,有的士兵被击中内脏,当场死亡,有的则被削去了半个脑袋,死状更为惨烈,更多的人,只是被弹片射穿肚皮,手臂,大腿,躺在血泊之中无助哭喊挣扎。

    人体的脆弱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血腥气四散的战场上,李阎和宋左的目光彼此碰撞。

    “……”

    宋左的脸上什么也没有,只有平静和麻木。

    “嗤~”

    李阎突然笑了出来,他在宋左的枪口底下拿出止血绷带,裹紧伤口后用牙齿咬住一头,轻轻一扯扎好伤口。

    宋左没有开枪,早在大魔鬼湖,他就察觉李阎具备瞬移的能力。

    断臂处的鲜血逐渐浸透纱布,然后滴在地上,李阎冲远处的宋左勾了勾手指。

    砰!

    枪惊四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