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783 都疯狂了
    很多人做事喜欢留一手,郭子仪也不例外,为了突围,暗中留了不少滚石、擂木、手榴弹和火弹,郑鹏一声令下全拿出来。

    擂木、滚石、手榴弹和火弹对攻山的吐蕃人造成大量的杀伤,可吐蕃人也发狠了,在次仁和圣僧的鼓动下,一直死战不退,他们用盾牌、同胞的尸体靠近,并利用手上的弓箭对付唐军,一时间打得难舍难分。

    打仗有个定律,一鼓作气,再二衰,三而歇,吐蕃人轮番冲击了多次,付出巨大的伤亡还是拿不下,山上背水一战的征西军在郭子仪、崔希逸、宋冲和陆进带领下,挫败吐蕃的一次又一次进攻。

    “天啊,那些唐军真是魔鬼,好像累不倒一样。”

    “那些火弹太吓人了,差点没把我吓出尿来。”

    “鲁邦,你只是受惊讶,卡丹那个像狐狸一样胆小的家伙,还真是吓出尿来,真丢人。”

    “进攻多少次了,真不行,不行,阿爸啦、阿妈啦还等着我回家呢。”

    “退吧,我们也尽力了。”

    “大将军和大相的人马都攻不下,凭什么让我们来送死?”

    人一多,总有一些胆小一点、怕死一点、意志也不够坚定的人,打着打着就撤退了。

    吐蕃人以游牧民族为主,生性凶悍、善骑射,普通百姓的素质不一定比军队低,但普通百姓跟军队的最大区别是纪律性,军队接到命令,无论如何都会执行,而普通百姓不同,一旦他们心生怯意或退缩,就会选择后退,而人又有盲从性,看到别人退后,自己也会跟着退后,先是一小部分人后退,很快就出现大面积的溃退。

    “大将军,怎么办,要不要出动风纪队?”悉诺逻恭禄有些焦急地说。

    就指着这些贱民去做炮灰,要是这些贱民都跑了,还得自己部下去拼命,前面的伤亡太大,大得到悉诺逻恭禄都心疼的地步。

    最怕就是自己全力消灭唐军后,因兵力消耗过大,最后替他人作嫁衣裳。

    “不行,人太多,容易招惹反弹,要是惹了众怒引发大规模的内讧,到时就便宜郑鹏他们。”

    顿了一下,坌达廷面色凝重地说:“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而葛逻禄一族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很不寻常,我们要防止葛逻禄的人在背后捅刀子。”

    要是一万几千普通百姓,就是把他们全杀了也问题,问题是现在百姓有三四万人之多,要是闹翻,后果不堪设想,最重要的一点,坌达廷知道葛逻禄从多玛转移到纳木错,近期疯狂攻击吐蕃联盟的后勤补给,然而,这几天葛逻禄一族好像消失一样,一直没有它的消息,非常可疑。

    悉诺逻恭禄不舍自己的部下去送死,坌达廷何偿又舍得。

    “那,那怎么办,就让这些贱民就这样拍拍屁股就走吗?”悉诺逻恭禄一脸不甘地说。

    坌达廷沉着脸想了想,最后一咬牙,拉过一名贴身侍卫在他面边说了几句,没一会,那名侍卫把一脸愕然的墀松兰若带到自家主人身边。

    “阿爸啦,这么急找女儿,有事吗?”兰若有些惊讶地问道。

    以前坌达廷从来不让兰若接近战场,跟他说这是男人的事,就是这次默许留在营中,也不让兰若接近前线,突然派人把兰若叫来,兰若一时也想不明白。

    事态越来越紧急,坌达廷也顾不得解释,而是开门见山地说:“兰若,我的好女儿,现在来不及跟你解释,墀松一族需要你,你愿意为族人牺牲自己吗?”

    兰若愕了一下,眼里现出一丝复杂的神色,不过她很快坚定地说:“愿意!”

    肯定是十万火急,阿爸啦才会把自己推出去,兰若知道但凡有一点办法,坌达廷也不会这样做,既然开了口,肯定是不能挽回。

    兰若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他一旦决定就不会再改变,与其说询问是尊重,还不如说是知会。

    “好!跟我来”坌达廷拉女儿走上最靠前瞭望塔的最高处,这时下面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锣鼓声,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包括那些大批从乌古拉山上撤下的吐蕃普通百姓。

    看着围观的人群,坌达延大声地说:“诸位吐蕃的子民,在吐蕃犯案累累的贼人就在山上,引起神灵愤怒的贼人就在山上,杀起你们赞普的贼人就在山上,你们就这要走了,甘心吗?不想报仇了?不怕神灵怪罪?我们在乌古拉山下聚集了超过十五万的军民,而贼人还不到一万人,传出去不怕别人笑话吗?”

    现场很多人羞愧地低下头,不敢直视坌达廷的眼睛。

    坌达廷稍稍回了一下气,继续大声说:“本将的女婿曲批,擅自撤退被我当场正法;儿子次仁带头冲锋,生死未卜,现在把本将最疼爱的女儿兰若也献出来,只要是吐蕃的子民,无论年龄、种族、出身,只要第一个攻入唐军大营,即可成为本将的女婿。”

    什么,成为大将军的女婿?

    在场的男人,一个个兴奋得双眼都红了。

    墀松兰若是吐蕃有名的美人,谁都知大将军坌达廷最疼爱就是兰若,要是娶了兰若,成为坌达廷的女婿,那就是美人与事业兼得,对那些出身平凡的吐蕃男子来说,成为坌达廷的女婿,可以少奋斗三十年。

    不对,就是奋斗几辈子也不一定能成功。

    悉诺逻恭禄被坌达廷的举动惊讶,他没想到坌达廷能付出到这个程度,回过神来大声说道:“兰若是本相的侄女,要是兰若出嫁,本相赠送她一万两黄作为添妆。”

    坌达廷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悉诺逻恭禄也不能再沉默。

    娶得美人归,成为现在吐蕃最有权势人的女婿,大将军陪嫁多少先不说,光是大相就给一万两黄金作添妆,一共有三份大礼,而每一份大礼都足以让人心动,甚至疯狂。

    “杀唐狗,娶兰若!”

    “杀唐狗,娶兰若!”

    “杀唐狗,娶兰若!”

    不知谁先喊出来的,原来从乌古拉山撤退的吐蕃人一边叫,一边红着眼向山上冲。

    拼了,现在兵荒马乱,这条小命不知什么时候没有,圣僧说杀唐军能积德,大相说杀得多赏得多,而大将军把自己最漂亮、最疼爱的女儿兰若推出来,在战场上选婿,还有什么好犹豫。

    重赏之下必有勇士,何况现在不止是重赏,而是重重重赏,这时候不拼,什么时候拼。

    吐蕃人一发疯,守在最后一道的征西军压力大增,擂木、滚石和火器都消耗一空,箭矢也消耗得差不多,只能依靠地型全力阻杀吐蕃人进攻,可吐蕃人就像割不完的韭菜,割完一茬马上又长一茬,好像杀不完一样,不少将士都杀得手软,杀得刀刃都卷起来了。

    不到二刻钟的时间内,最后一道防线二度告急,差点让疯狂的蕃兵冲破防线,好在郭子仪神勇非常,每次都手提镔铁大刀冲入敌群,秋风扫落叶把敌人赶杀出去。

    “三弟,吐蕃人太多,兄弟们快顶不住了,快作决定吧。”崔希逸有些担心地对郑鹏说。

    要是身上的火器充足,郑鹏还能大方一点,可现在自己都有点自身难保,闻言看看山下密集得像蚂蚁的吐蕃人,再看看有点力不从心的征西军,咬着牙说:“时机到了,二哥,按计划行事。”

    算起来,足足打了半天一夜,就是铁人也得累倒啊。

    崔希逸应了一声,带了几名亲信,飞快向山上爬去。

    敌人越来越多,看到情况危急,征西军最能打的郭子仪、陆进和宋冲都亲自在前线指挥,自己不时加入战斗,现场的战况到了白热化。

    眼看吐蕃人步步推进,而征西军有些疲于应对,有点肉眼可见地败退时,突然间,郭子仪听到后面转来鸣金收兵的信号。

    听声音是三长二短。

    郭子仪眼里闪过一丝残忍的神色,大叫一声:“蕃狗太凶,兄弟们先撤,走!”

    征西军出征前,训练了五年之久,可以说训练有素,郭子仪一声令下,征西军的将士二话不说放下阵地,跟着的郭子仪飞快地撤后。

    跟了郑鹏后,征西军的战术向来不拘于泥,征西军的将士什么也不想,只管听从命令就行。

    看到唐军撤退,吐蕃人士气大振,他们一边挥着弯弓追杀一边大声叫道:

    “攻下了,攻下了。”

    “兄弟们,荣华富贵就在今朝,杀唐狗,升官发财。”

    “终于攻下了,战死这么多人,不能便他们,把他们都杀了报仇。”

    “杀唐狗,娶兰若!”

    “杀唐狗,娶兰若!”

    吐蕃人更加兴奋,一个个红着双眼继续向前冲,好像看到吐蕃大美女兰若向自己挥手,而一大堆金元宝也一锭锭向自己飞来,升官发财就在眼前,还客气什么。

    正当吐蕃人想集合一举合下征西军和郑鹏时,突然“轰隆”的一块巨响,把吐蕃人吓了一跳。

    一名冲在最前面的精壮汉子左右看了一下,很快嘲笑道:“还以为唐狗还有火弹,要弄什么妖蛾子呢,没想到就是抛都抛错了方向。”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在他们眼中,征西军已是一群死人。

    “啊,你们看,山顶好像动了。”一名马脸的吐蕃人指着乌古拉山顶,一脸惊恐地说。

    大伙抬头一看,还真是,山顶上的积雪好像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移动。

    “撤,撤,快撤啊”一名头发有些花白的吐蕃老者突然发疯地吼道:“天神啊,这个时候雪崩,完了,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