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无尽剑装 > 《无尽剑装》 第四集 纵横 第十章、擎龙柱,中
    "无形囚室",幻境被破,萧鸣雁扔出的混沌光球,却也毁了,三人举头一看,那困了他们两日的恐怖石室,已经消失不见,三人重新回到通道之中。

    看著那条熟悉的通道,哪里像是有什么房子的模样,见到这一幕,三人俱是不由得微微有些变色。

    火媚宫的这地下遗址,一直没有被他们真正放在心上,萧鸣雁,吴蛇,薛阎山三人,都认为,区区一个八品小宗,即使布出一些暗道阵法,又如何能阻得了他们三个七品宗门出来的天之骄子,底蕴之深浅,相差千里。

    所以,他们都认为,只要跟著王梨花,找到这个地方,想要破除那些机关暗道,抵达地下宝库的地点,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

    然而,火媚宫毕竟不是一个普通的八品宗门,而是属于曾经一度接近七品的一个超级大宗,底蕴之深,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像的,曾经横行一时,矗立赤漠北境,无人敢惹。

    这样一个超级宗门,倾全宗之力,布下的地下迷宫,又岂能简单得了,三人先存了轻视之心,终于在进入这地下宝库之后,连连受挫。

    到现在,连"混沌光球"、"赤蛇令"这些秘宝,都一一用出,方才意识到了自己小觑了天下英雄。

    区区一个幻境,制造出一个无名囚室,居然困住一名玄宗级强者,两名准宗级强者足足两天的时间,最后还是不得不以强力破除,这个幻境之可怕,可想而知。

    现在尚且如此,后面的路,只怕更加艰难了,意识到自己轻视了火媚宫之后,三人心中,都不由得有些沉重。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想要再退,那自然是更不可能的事情,莫非奇天之令事关重大,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到,就是为了跟王梨花争一口气,萧鸣雁也不可能做出半途退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他承担不起,也绝对不会承担。

    "走吧!"

    所以,虽然面色略有些不好看,毕竟,刚刚用掉了一枚对他而言,也至关重要的"混沌光球",说不肉痛是不可能的,可进入这火媚宫的地下遗址开始,他便知道会有这一天,倒谈不上什么后悔。

    只不过,对接下来的行程,更增忧虑而知,却不知道王梨花他们,现在已经身在何方?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略带一丝阴郁,不过,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

    "嗯。"

    吴蛇与薛阎山乍脱大困,也是一阵恍惚,过了半晌,终于恢复了过来,这次两人什么也没有说,知道时间紧急,再不多话,而后,三人转身,继续朝前走去,不过这一次,就小心了许多。

    一日之后,三人终于突破重重关卡,来到万蛇渊前,看到眼前这漆黑暗沉的万丈魔渊,饶是三人见多识广,也不禁有些变色。

    "这是......传说中的,万蛇渊?"

    吴蛇吞了吞唾沫,有些艰难的道,说完,眼睛看向下方,人还没有靠近,登时便是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寒颤。

    万蛇渊,悬崖深有千丈,一旦掉下,尸骨不存,据传死后,连灵魂都不得安宁,日日夜夜受塑体阴风的吹拂,分割灵魂。

    而想通过,更是艰难倍至,不说那样小小的一条铁索,就说这万丈的距离,想要过去,也不知道需要多久,功力随时消耗,而在这种环境之下,一个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这种险境,饶是三人也算艺高人胆大,但初见此地时,也不禁一阵胆寒。

    "嗯?"

    蓦然间,萧鸣雁脸色一变,看向对岸,那里,一块漆黑的悬崖之上,倒插著一枚枯朽的梨枝,枝头梨花已残,一叶一叶调零,插在那里,此时,却是如此的显目。

    萧鸣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

    而这时,吴蛇,薛阎山终于顺著萧鸣雁的眼光,也看到了对岸的那截梨枝,见到这一幕,吴蛇,薛阎山的脸色,同样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

    这种时间,这种地方,那样的悬崖之上,突然出现一截梨枝,不用自问,三人心中都清楚,只有可能是一人所留。

    吴蛇心中震惊:"王梨花,居然已经先我们一步,提前过去了?"

    说这话时,他心中之沸腾,也不亚于大江大水,对这一幕之震惊,不言自明。

    想不到三人合力,紧赶慢赶,一路之上,算得上是披荆斩棘,破除重重障碍,总算赶到了这里,自以为到的还算的快的了,却在此时,看见了代表对头的标志,赫然已经插在了天险的前方。

    就在自己三人,还在为这万蛇渊的险恶而震惊,不知如何渡过时,对方,却早已凌空飞渡,潇然远去,而且还故意留下这样一截梨花枝,是示威吗?

    还是嘲笑?

    这一刻,就算一向最无大脑的万兽宗少主薛阎山,心中也满不是滋味,而一向自负的萧鸣雁,吴蛇两人心中,就更是百味杂陈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这个发现,无疑比之薛阎山,感觉到的打击更大,更是难受。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过,这万蛇渊,险恶如斯,一个不慎,就是粉身碎骨之祸,为了一枚奇天之令,搭上自己的性命,值得否?"

    "如果不过,毫无疑问,王梨花已经过去了,奇天之令,誓必与他们擦身而过,这必将成为今后一生的遗憾,有此心魔,这一辈子,只怕就再无寸进了。"

    "而且,纵使今日留得性命在,回去之后,不用想结果会如何,王梨花会远远的把他们抛在身后,一路高歌,进入另一重领域,而他们,经此一事,只怕名声顿损,在宗门中,地位也会一跌千丈,再也爬不起来了。"

    同样的境遇,同样的选择,他们已经落后一步,还能容忍再落后一千步么?

    一步错,步步错,到底该如何?

    这一刹那,三人心中,都急剧的翻腾起来,显然,他们也明白,今天的这个选择,有可能,关系到他们今后的一生。

    是成,是败?一念之间而已。

    ......

    叶白与炎媚两人,按照地图上的指示,赶到万蛇渊之时,已是一天之后的事情了。

    两人到达时,原地已经空无一物,不知道是别人已经通过,还是根本没有到来。

    不过,别人先他们三天进入此中,即使两人有著地图指引,一路毫无阻碍的前进,紧赶慢赶,但也不可能追得上别人三天的时间,所以,没来的可能性,很小。

    最大的可能,就是来了,已经过去了,或者来了,又退回去了,这两种可能。

    没有第三种了。

    随后,两人也看到了眼前的万蛇渊,同样为其险恶之处而震惊,随后,两人同样发现了对面那截枯朽的梨花枝。

    "嗯?"

    这一幕,让得心存饶幸的两人,心中都是不由一沉:"梨花宫的标记,看来,他们确实是已经过去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对视了一眼,两人再无犹豫,直接冲身而起,飞上了那条锁链,根本没有一丝迟疑,在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幕,所以,根本不曾犹豫过。

    他们都是有主见的人,知道进一步,与退一步的差距,而他们,从来不是会被困难压倒的人,宁可死在前进途中,也不活在退路当下。

    既然选择了来此寻宝,冒一些危险,那是必需的,除此之外,各看运气。

    ......

    王梨花携带著羽妍儿的小手,心意已定,再不犹豫,身形一纵,赫然已经飞上了那悬空铁索。

    一上铁索,凛冽的阴风吹来,饶是以两人体魄的强大,在那一时刻,也差点毒寒侵体,心神松动,掉下悬崖了。

    幸好王梨花意志过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声冷哼,一团无形气光飞出,将两人包裹其中,所有的阴寒气息顿时阻隔在外,消失不见,再不能影响到两人分毫。

    不过,这不过是第一关,那时时吹拂来的阴风,摇动铁链,两人走在其上,摇摇晃晃,一个不稳,便是坠落下万丈深渊之险。

    两人努力定住身形,一脚环绕在铁链内侧,一边催动玄气,举身疾行,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在铁索之上,急速滑行而过。

    途中,羽妍儿一不小心,眼睛看了一眼下面,看著那深不见底的黑渊,无穷的魔气,滚滚荡荡,竟然幻化出各种模样,向她飞来,一声尖叫,差点就此失足,幸好王梨花早有所备,一把捂住了她的眼睛,柔声道:"妍儿,别怕,不要看底下。"

    "嗯!"

    隔绝了目光之后,羽妍儿终于渐渐平静下来,慢慢的安定下来,这一次,王梨花没有让她自己飞行,而是环著她,急剧飞掠。

    "轰!"

    又是一道可怕的阴风吹来,铁链横荡开去三千尺,饶是王梨花实力惊人,脚缠锁身,也差点没有稳固住,跌落下去,幸好关健时刻,他衣袖一甩,重新卷住,方才稳固好了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