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无尽剑装 > 《无尽剑装》 第三集 沧海 第三十一章、救
    "是他?"

    一个反应进入她的脑海,随即便是无穷无尽的惊疑,可是,这怎么可能?

    不过,虽然不抱希望,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没有想著逃走,却向自己这边冲了过来,不管他原来想法如何,唐血柔的心中,此时都是忍不住的微微一暖。

    "这一辈子,没有品偿过温暖的味道,临死之前,有个人愿意为我付出生命,或许,那也是无憾的吧!"

    这样想著,唐血柔闭上了眼睛,她几乎已能想像,只不过高级玄士高段的叶白,在冲过来的一瞬间,就被那两头拥有中级玄师实力的高阶红魅分尸的场景。

    ......

    叶白很愤怒,同时还略带一丝惭愧。

    一方面,是他高估了五灵轻烟罩的实力,虽然这有一部份原因是唐血柔误导了他,让他认为果然十分厉害,能困得住,可到底还是因为他有一部份判断失误......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叶白对于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认为无论发生什么事,自己也有足够的时间反应并来得及救援,所以并没有十分过于关注的关注起唐血柔这边的战斗。

    因此当危险来临之时,唐血柔负伤受险,他竟然没有发觉,反而还留在另一边游戏,这才导致了这种不可逆的结果。

    如果自己早点出手,解决这边这一只,然后上去帮助唐血柔,而不是顾及什么她有可能遭到她几句挖讽,怎么出现这样的事?

    另一方面,自己也未尝没有因为,唐血柔一直对自己的实力不以为意,有意让她吃点苦头,炫耀一下自己的实力,再上去救援的意思,却忘了唐血柔毕竟是一个女儿家,而且实力也才到顶级玄士,和自己终究是不一样的,在一个人独自要面两只高阶的红魅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自己这些底牌,会有多危险。

    "终究还是年轻了一些啊,心性并不成熟,平日处事虽然谨慎,但如果一直被人轻视,还是会觉得有一点点的那个不甘!"

    这一刻,叶白低低的叹了一声,对唐血柔负伤的事,心中十分愧纠,同时也再没有心情玩闹下去了,双掌交错间,以一种极致的速度拍出十来掌。

    "压!"、"解!"、"落!"、"道!"、"制!"

    "控!"、"转!"、"封!"、"印!"、"杀!"

    一道巨大的压力自五行剑阵之中冲出,将那只高阶红魅本就已疲惫不堪的身躯压得一窒,然后就是一连串的控制性手印,最后直接一记杀招,将那只早已经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的高阶红魅拍成一堆碎片,当场死亡,掉落下一块晶莹的红色菱石。

    不过个时候,叶白哪有心情管那个,连捡一下的空闲都没有,身形一旋,天走四相步的速度开到极至,整个人已经直接化为一团幻影,朝著唐血柔的那边冲了过去。

    人未到,小五行禁法剑阵已经当头罩去,将其中一只高阶红魅困在其中,而与此同时,他也同时冲到了唐血柔的面前,挡在另一头最强的高阶红魅身前,将唐血柔护在背后。

    在唐血柔的眼中,她先是闭上了眼睛,然而想像中的惨叫并没有发现,"难道,他不是来救自己,而是自己跑了?"

    虽然这是人之常情,但她心中还是一阵失望,可是当她迟疑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叶白那一道并不宽实,此刻却给人无比安全感的后背,正挺立在自己面前。

    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心中很充实,然而,下一刻,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袭来,她整个人神色一变,软软的软倒在地,彻底失去了知觉。

    "好可怕的毒......"

    最后关头,她脑海中,唯一回想的几个字,便是这个,可惜,她已经彻底没有反应了,后面的事情,也自然就看不到。

    那头高阶红魅的毒素,竟然剧烈到了如此的地步,只是微微的叮了她一下,她居然就完全坚持不住,片刻间便倒了下来,人事不知。

    ......

    叶白听到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响动,一回头,就恰好看到已经昏倒地面的唐血柔,她的面上,已经有一层淡淡的绿意传来。

    叶白心中"咯噔"一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这头伤了唐血柔的高阶红魅,居然会毒术,这让他心中忍不住一紧。

    生怕唐血柔出什么问题,救援不及之后,他再也没闲心慢慢玩下去了,反正唐血柔已经昏迷,也看不到他现在的出手,所以也不曾在暴露不暴露实力的问题。

    因此,急切之下,他直接就是全力出手,自剑阵有成之后,他还从来没有这样做过,而现在,他却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精神力催至巅峰,六十四柄海棠丝音剑和另外九大三阶玄兵,一齐飞出,在他面前,布成一个硕大无比的奇特剑阵,似方非方,似圆非圆,带著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气息。

    手一指,剑阵一转,化为一个八边型的上,中,下,三层的剑阵囚笼,朝著那头淡紫色的高阶红魅冲出,一瞬间将它罩在其中。

    随即,叶白口中连动,念出四句法诀,直接开启了最大的杀招。

    "封山困海,天地囚笼!"

    "雷御九天,风境千割!"

    道道儿臂粗的透明光柱,仿佛九天雷霆,疯狂落下,一道道透明的黄色风刃,带著切割开空气的呜咽声,在剑阵中疯狂的穿插,虽然攻击力不大,但只片刻间,就将那头高阶红魅身上切割开许多的伤口,暴跳如雷。

    可是不管它怎么跳,也逃不出这个囚笼,叶白再次手一招,又是一组四道法诀打了出去。

    "诸天可御,唯我剑阵!"

    "天上地下,逆转生死!"

    "呜呜呜呜......!"的怪啸声,再次响起,同时,"封,困,压,锁,缚"五道口诀连续打出,将那只高阶红魅定在剑阵中不得动弹,叶白身形一晃,整个人化为一道淡烟,欺身而进。

    在他所行经的地方,空气中留下一道淡淡的青痕,仿佛水天一线一样,只一瞬,就消失不见。

    海棠丝音剑阵,无声无息间,分开一角,叶白的身形,没有任何阻挡,直冲而入,剑阵在他身后,悄然闭合。

    "噗,噗,噗......!"连续八声。

    叶白手指快速点出,连续八道淡青色的指劲,同时击中在那头动弹不得的高阶红魅眉心,"砰"的一声,那头高阶红魅,整个身形轰然爆炸,宛若烟花绽放。

    一枚晶莹得有些透明,红中带紫,与普通高阶红魅所产的菱形晶石略有些不同的奇特紫石掉落而出,滚在叶白脚边。

    "绿阶高级玄技,嘶风指!"

    解决完这一只高阶红魅之后,叶白也没有忘记还有一只被他困在了小五行禁法剑阵之中。

    他也懒得走过去,手臂大力的向下一挥,小五行禁法剑阵的"剿"字诀发动,纵然那只高阶红魅如何反抗,终究也是改变不了命运,数十个瞬息之后,"噗"的一声,它同样也被切割成一地碎片,掉落一块淡红晶石,烟消云散。

    而这个时候,叶白根本没有空理地下的那几块晶石,见危险解除之后,叶白直接一挥手,收了剑阵,脸色凝重的走到唐血柔面前,低下头去看她。

    只见此时,唐血柔双目紧闭,面无血气,妍秀的面庞,在此时脱去了那平日伪装的一份冰冷,终于有一点少女的柔和。

    只是,此刻她却双唇发青,干涩,姣好的面容之上,一层隐隐的绿气,怎么也遮掩不住。

    叶白登时不由就是一皱眉,好可怕的毒,居然蔓延得这么快,哪怕以唐血柔的实力,居然也抵挡不住片刻。

    再不救援,就来不及了。

    叶白神色凝重,略一思索,虽然知道寻常解毒丹肯定没用,但还是从怀中掏出瓷瓶,倒了两粒出来,塞入唐血柔口中。

    不管有用没用,先塞两粒再说。

    手指飞速的在唐血柔的咽喉之上一点,"咕噜"一声,已经不知道吞咽的唐血柔,这才将这两粒解毒丹纳入喉中,叶白伸掌于背,将她扶起,然后坐在她背后,以玄气注入,助她化解这两粒解毒丹的药效。

    过了片刻,唐血柔还是不见丝毫好转,那两粒解毒丹,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而她脸上的绿色,更浓了,眼看就要蔓延到眉心,只要毒气一入脑中,再想救援,就来不及了。

    叶白眉毛一皱,犹豫了片刻,看到唐血柔那晕迷之中,还略微皱眉的痛苦神色,显然此时她并不好过,叶白一咬牙,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伸掌于唐血柔后背,双手各抓住一角,猛力一撕,清脆的裂帛声,在这石室之中清晰的传入叶白耳中,而他犹若不觉,唐血柔那受伤的左肩,整个暴露在空气中,显露在叶白面前。

    好一片凝脂白玉似的玉肩,一股淡淡的幽香,自唐血柔身上传来,冲入叶白鼻中,这让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女性的叶白,脸孔之上,破天荒的微微一红,幸好他一直戴著面具,也不虞人能看得出来。

    而且这时候唐血柔还在晕迷之中,纵有感觉,也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