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因为痛,所以叫婚姻 > 章节目录 第29章 剑拔弩张(2)
    何韵嘻嘻一笑,歪着头说:“我来找我老公啊,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这话问的,分明是在指责雪欣勾引了她老公,这女人要不要脸啊,明明是她抢走了别人的老公,居然能找上门来问别人要老公。雪欣暗暗恼恨杨学武,你出轨也找个素质高点的吧,这么个女人,弄得他自己满脸伤痕不说,丢脸还丢到医院来了。雪欣害怕吵起来让病房里的两位老人担心,便息事宁人的说:“他刚才跟他女儿出去了,估计一会儿就来了。你要等他就去外面走廊等吧,不要影响了病人休息!”

    何韵突然横眉竖目厉声说:“齐雪欣,少跟我来这套!你父亲病倒了你应该打120,半夜三更的你打电话找我老公干什么?我说你还真不要脸啊,你跟杨学武都离婚了还死缠着他干嘛啊?感情你这么大度的离婚让位是欲擒故纵啊?”

    何韵的话让雪欣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她从来没被人当面这么抢白过,还骂她不要脸,这到底是哪跟哪呀?强烈的耻辱感让雪欣几乎想要转身逃跑。身后的雪欣妈算是看明白了,老太太气得直哆嗦,站起来指着何韵的脸骂道:“就是你这个女人逼得学武和我家雪欣离婚的?你做个可耻的第三者就丝毫不觉得丢人吗?现在竟然敢跑上门来,我这把老骨头跟你拼了……”老太太颤巍巍的冲上来揪住何韵的衣领,何韵大吃一惊,怀着身孕的她虽然行动不太方便,可是雪欣妈年纪毕竟大了,加上雪欣也阻挡着母亲,所以她伸手一挥雪欣妈的头便磕到了门框上,顿时起了一个大包。病床上的老爷子见老伴吃了大亏,无法行动的他拼命挣扎着,嘴里发出“嗷嗷”的叫声。眼前的一切让雪欣暴怒,她扶起母亲流着眼泪厉声质问道:“何韵,你还是不是人啊?”

    “你才不是人呢!你妈为老不尊,仗着自己年纪大想要欺负人,她摔倒了是活该!”何韵毫不示弱。

    “外公!”

    “何韵!”

    耳边传来杨静的惊呼和杨学武的怒吼声,何韵回过头,杨静已经像只粉碟一般飞扑向病床上的雪欣爸那里,一脸担忧的问:“外公外公,你没事吧?”

    雪欣妈生怕病床上的老爷子急出个三长两短来,忙迈着蹒跚的步子奔过去安慰道:“老头子,你别急啊,我没事!咱不生气啊!咱跟这种没素质的村妇有什么好计较的……”

    何韵一听火了:“你们全家才是没素质呢!仗着人多欺负我一个啊!”

    “何韵,你他妈的给老子闭上你的臭嘴!”杨学武使出全身气力吼着,他感觉自己像只被充气过满的气球,就快要爆炸了。这时,几个护士听见吵闹声赶了过来,看到这个场面都不知所以的愣站着。

    何韵听到杨学武的这声怒吼愣了愣,她没想到杨学武当着前妻面竟然敢这么吼自己,气得直翻白眼:“好啊杨学武,难怪你前妻半夜三更的给你打电话,感情你们一直藕断丝连呢!怎么?现在全家联合起来斗我一个啊?”

    在场的护士们听到这话不禁窃窃私语,原来是杨医生的家务事啊,感情是大小两老婆吃醋闹进医院来了!顿时,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站在那里不肯离开,都想要看看平时不苟言笑的杨大医生怎么处理自己的后院失火。

    杨学武的脸,阴沉得就像台风到来之前的天空,他一字一句,从嗓子眼里蹦出一句话:“你、给、我、马、上、滚!”

    现场异常安静,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何韵的身上,想要看她怎么个滚法,不料何韵若无其事连愤怒都懒得装了,懒洋洋的说:“杨学武,我怀孕不能陪你睡觉,你前妻代劳,其实我也没啥不高兴的!还能省下招妓钱呢!”说完,她转过身,挺着大肚子优哉游哉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杨学武目瞪口呆,脸红得像猪血似的。他满怀羞耻,含悲忍泪带着歉意看向雪欣,雪欣倒是一脸平静,正在拿着纸巾擦拭着父亲脸颊的口水。杨静紧紧握着拳头,苍白着脸咬着嘴唇恨恨地看着何韵消失的方向,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把母亲所受到的侮辱全部还给她!

    这时,护士长过来找杨学武:“杨医生,12床病人又呕吐了!”

    杨学武点了点头,他把目光投向雪欣,哑着嗓子低声道歉说:“雪欣,是我对不起你!”他的声音里有种声势浩大的悲凉。雪欣看着杨学武的背影,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下班后,杨学武把车开得飞快,他的脸色发青,怒目生辉,眼底有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痛楚,脑子里全是医院里何韵当众羞辱雪欣的一幕。

    人和人的区别,竟然可以大到这个程度!

    回到家,何韵正躺在沙发上吃着草莓!自从他妈走后,何韵是什么水果贵就吃什么,便宜的水果她看也不看一眼。看见他,何韵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跟他打招呼:“回来啦?饭菜都在锅里焐着呢!”

    杨学武一愣,继而火气“腾”的一下上来了,他简直被她弄得神经错乱,他三步并两步冲了上去抓起她面前的水果盘使出全身力气摔在地上,指着她的鼻子喊道:“何韵,你他妈的不想过日子我成全你!咱们离婚!”

    何韵懒洋洋的白了他一眼:“我说你幼稚不幼稚呀?吵个架闹个别扭的就把离婚抬出来说事!杨学武,你莫非是离婚离上瘾来了?”

    杨学武气结,何韵又讥讽道:“杨学武,你比我大十几岁呢,你离了我还想找什么样的人?离婚两次的经历,让外界人对你怎么看?会有比我更好的女人嫁给你吗?你认为就你现在这副模样还能找到超过我的女人?莫非你还抱着前妻会接纳你的幻想?醒醒吧你!你们复婚,就跟一个碗被打碎又粘起来似的,有了裂缝了!杨学武,除非你想当孤家寡人,否则,这辈子,你就跟我何韵一起过吧!”

    何韵的话让杨学武一时反应不过来,他以为自己一说离婚,何韵会像他想象中那样泪流满面,没想到何韵居然如此冷静的帮他分析出这番道理来,何韵的心里似乎有一台计算器,能在瞬间算出利与弊,偏偏他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杨学武觉得自己就像掉进猎人陷阱里的猎物一样,虽然愤怒但却毫无办法。杨学武颓然的坐到沙发上,长叹一声……

    杨学武对何韵无能为力,内心便愈发对雪欣母女感到抱歉,更令他难过的是,当他第二天来到医院时,发现雪欣已经悄悄的把父亲转了一家医院。看着空荡荡的病房,杨学武心如刀割。晚上,杨学武将脸埋进枕头内悄悄哭了。他用被子蒙住头,脸紧紧压在枕头上压抑地哭着,让枕头把哭声和泪水都吸进去。

    自从医院事件之后,杨学武认命了。从此,他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每当跟何韵意见有所相悖时,总是以他的退让而告终。杨学武不再争吵,更多只是冷眼旁观。杨学武发现,慢慢的,何韵对物质的要求达到了变态的地步,无论是衣服化妆品生活用品,她都要去购买绝对的名牌。怀孕的女人,照理说在孕期应该素面朝天才对,可她不!她买兰蔻雅斯兰黛等国际大品牌。杨学武忍不住劝说她时,她不以为然的说:“怀孕怎么了?怀孕就必须要放弃容貌?让自己变成老太婆好让你出去寻花问柳?”

    杨学武只好闭嘴。吃的瓜果蔬菜,何韵也专挑贵的买。反季节的水果蔬菜,价钱又贵,味道还差,可她却不管,总之是什么贵就来什么。杨学武突然回忆起很早以前刚认识她的时候,有一天,她泪眼汪汪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对他诉说起她以前所受的苦,家里条件差上大学后才吃过几个苹果,大学期间打工挣钱受够了白眼。何韵说:“那个时候,每当看到同学吃好穿好,心里就羡慕极了!大学期间,我从来没穿过一件超过50块钱的衣服。在那些女孩面前,我很自卑。大学期间,我唯一的好友是李智……”

    回忆起从前何韵说的话,杨学武突然明白了,经受过贫困的何韵,消费观念已经变得畸形,强烈的自卑感和自私的本性让她奉行“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哲学,不去考虑以后只顾眼前,超前享受,“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成了她的生活原则。杨学武又回忆起她家那两间低矮的青砖白瓦房,那漂浮着浮萍的水塘以及凳子上的鸡屎,叹了一口气,像何韵这种和自己一样自幼生长在物质匮乏条件下的人,由于长期钦羡着别人,很容易产生一种顽固的心理扭曲:自私自利、自尊心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