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云倾天阙 > 章节目录 第40章 英雄救美(2)
    “皇兄也来了吗?怎么不杀过来,可恶的麟国人!”

    罄冉却眉宇微蹙,松开了她的手,转身间腰际寒光一闪,一道白光带着凛冽的剑势冲出。罄冉闪身而上,接住倒下的小兵身体,放倒在地。

    “怎么回事?”燕奚敏赶上,满面惊诧。

    罄冉抬头挑眉道:“对面也是麟国人,我骗他们呢。你往北面走,快!雪琅,带路。”

    雪琅竟果真向北面的密丛中钻去,燕奚敏瞪大了眼睛呆愣在侧,有些弄不明白情况。

    罄冉将方才截下的箭羽尽数搭在用竹子做的弓箭上,瞄准对面,瞪向燕奚敏,“快走啊!”

    燕奚敏这才惊醒,忙向北面潜去。罄冉又往前走了一段,但见前面已能看到黑压压的人影,她眉宇染笑,骤然弯弓,十多支流箭宛若流星飞出了灌木林。

    耳听传来惨呼声,罄冉失笑,一面飞快地向北面奔跑。

    果然如她所料,流箭飞来,砰砰的撞击声再次响起。罄冉一面躲避着流箭,一面向北面发足狂奔,赶上燕奚敏,拉着她便向前跑。

    燕奚敏此刻已猜到了罄冉的所作所为,跟着她一面狂奔,一面咯咯而笑,只觉又刺激又好玩。

    “易将军,真有你的,一会儿那些麟国人发现上当,非得气的七窍冒烟不可!”

    周宁怎么也弄不明白,分明公主已经交给了战国人,战国人却又放流箭过来。眼见又伤了数个兄弟,他顿时怒气中生。

    人人都说战国砮王心狠手辣,果真如此。竟然出尔反尔,阴险狡诈,真他妈的混蛋!

    “放箭,放箭!”

    周宁一面咒骂着,一面下令弓弩手回击。顿时,流箭纵横飞向漆黑的灌木林,射向对面。

    灌木林另一面,蔺琦墨依旧那般慵懒地斜依在马背上,只是晶亮的双眸却微微眯起,若有所思。

    情形不太对!

    贺州马铛坡一战,燕国最后的残弱军队被击溃殆尽,燕云宗虽是侥幸逃脱,进了这云荡山区,但已是穷途末路,充其量不过还有几百残兵。若对面果真是逃逸的燕云宗,没道理这么久燕国人非但不奔逃,反倒发起了攻击。

    身侧传来一声惨呼,蔺琦墨扭头望去,眉宇顿时高高挑起。他面容微冷,撑在马鞍上的手抬起向后微摆。

    “停!后退!”身侧小将见他手势忙高呼一声。

    “大帅,怎么了?”对面刚刚发起攻击,射伤了己方数个兵勇,参将正欲发起迅猛还击,却不想大帅令他们撤退。

    蔺琦墨指向中箭小兵,“你用肖建营的暗号试探下。”

    参将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却是一愣,瞪大了双眼。

    “怎么是肖建营的箭支!末将这就去。”

    参将匆匆而去,没一会嘹亮的号角声响起,直破黑夜,传向远方。号声落下,片刻静默,对面亦响起了号角声。隔着数百米的灌木丛,隐隐约约传来,却令蔺琦墨眉宇微蹙。

    “怎么会是肖建营的人!”参将不可置信地惊呼。

    蔺琦墨自马背上翻身而下,摆手道:“原地待命,本帅过去看看,倒要瞧瞧这灌木丛有什么蹊跷。”

    他说着迈步便向灌木丛走去,参将忙翻身下马,急急道:“大帅,小心是燕国人使诈!”

    蔺琦墨却头也不回,扬声一笑,“若真是燕国人,那倒有些意思了。”

    蔺琦墨身影飞闪,穿梭在灌木丛中,眼见先前派出的两个哨兵躺在地上,气息全无。他俯身查看了一下哨兵脖颈上一剑封喉的小口子,挑眉一笑,暗赞一声好身手。

    心中警觉,他目光如电射向前方,轻松避过脚下丛刺,转瞬便到了对面。

    周宁持剑在手,一脸警戒地瞪着灌木丛,可怎么也没想到过来的竟是自己的统帅蔺琦墨。他脑中顿时空白,呆愣当场。

    “周宁,到底怎么回事!”蔺琦墨目光扫向中箭的数名兵勇,蹙眉盯向周宁。

    周宁这才惊醒过来,忙快步上前,行了军礼。满面茫然,问道:“大帅,怎么是您啊?这怎么一回事!”

    虽是不明情况,但是蔺琦墨却确信,他被人戏耍了!从来都是他蔺琦墨戏弄别人,何时吃过这样的亏!他现在好奇的是,谁这么大胆,竟然玩到太祖爷头上了!让他出了这么大的丑,真真……奇才!

    他眼见周宁一脸茫然,抬手一掌拍向周宁脑袋,怒道:“你问本帅,本帅问谁去!”

    “末将真不知道对面是大帅您啊!分明就是战国人,怎么就变成了自己人。”周宁眼见蔺琦墨面有怒容,忙道。

    “属下在下面河边从战国残兵手中抢到了旌国的承敏公主,可是方才战国的砮王殿下从对面过来,胁迫末将将公主交还。末将不允,他便让战国人……”周宁虽是武将,但也不是毫无头脑,说到这里,已是有所惊悟,啊地大叫一声,一拍脑门。

    “妈的!上了狄飒的当了!”

    听他几句话,蔺琦墨已明白了事情大致,心中竟有几分好笑。能想出这种办法救人,他都要惊赞一声了。真想不到狄飒那小子平日里冷冷冰冰,跟个榆木疙瘩一样,竟能想出这种阴招来,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现在战麟两国结盟,战国提出要承敏公主,麟国定是要交还的,最多乘机索要些银两。按狄飒的性格,不似小气到会如此行事的,再者,这样他就不怕横生枝节,令两国结盟突起波折?如此近乎闹剧的行径,也不似狄飒所为啊。

    “你们怎知他是砮王狄飒?”

    “他自称砮王,而且还带着一只冰狼!大帅,要不要属下现在派人去追!这狄飒着实可恶!”周宁怒气冲冲道。

    蔺琦墨却是忽而一笑,“明日你随本帅去战国军营找他算账,说不定……他会比你更生气呢。有趣啊,有趣。”

    蔺琦墨现下已经有七分确定,今晚的砮王是个假的,照情形,这假砮王该是旌国人。

    旌国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有趣的人?他竟不知道,有点意思!

    星光揉碎在山野间,罄冉拉着燕奚敏一路飞奔穿过灌木丛,钻入险峻的溪谷密林。周身林木灌生,乱石便野,休说驰马,纵是徒步行路也要排荆斩棘。

    林中静寂,唯有鸟鸣虫吟,唱诉幽幽,耳听身后没有传来追赶声,罄冉停下脚步。

    “公主休息下吧,料想麟国人不会追来了。”

    燕奚敏却没有动作,盯着扣在腕间的手,心突突微跳。罄冉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这才惊觉自己竟一直拉着她的手。见燕奚敏面有尴尬,罄冉忙松开手,笑道:“刚才情况紧急,易青得罪了!”

    燕奚敏将手缩回衣袖,静默一刻,忽而一笑,“易将军的手长的真好看,若不是掌上的剑茧,我都要以为是双女子的手了。”

    罄冉一惊,忙一整面容,冷声道:“易青七尺男儿,公主且莫开这等玩笑。”

    燕奚敏吐吐舌头,在一旁大石上坐下,一面捶着双腿,笑道:“易将军莫要气恼,我常常女扮男装出宫游玩,刚刚只是想起这事,随口说说,并没有羞辱将军的意思。何况,将军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又岂会看低了将军?”

    罄冉见她笑容真挚,少女天真,心中喜欢,便也落座在大石旁,轻笑道:“公主也别一口一个将军了,叫我易青便是。我可不是什么将军,毫无寸功,只是王爷信任我,命我督导阵法,兄弟们高看,这般称呼罢了。”

    燕奚敏目光怔怔看向身旁仰望星空,满面俊朗的少年,不禁为他的风采而失神。

    “公主?”

    燕奚敏猛然回神,眼珠一转,呵呵一笑,“那我叫你易哥哥吧。易哥哥,你家里可还有亲人?”

    罄冉见她说叫就叫,连给人推辞的机会都不,叹息一声,摇头道:“易青孤身一人。”

    燕奚敏微微蹙眉,“你家人呢?易哥哥武功高强,仪表不凡,定然早定下亲事了吧?”

    罄冉心道这公主果真特别,小姑娘家家的问男子这种问题一点也不害羞。想到燕奚痕谈及妹妹的宠溺语气,再想想自己孑然一身的处境,心中黯然,起身道。

    “公主,咱们还是快些赶路吧。”

    燕奚敏微微一愣,不明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话,撇撇嘴越发用力地捶着双腿,“本公主累了,不如易青你背我吧。”

    罄冉一愣,望向燕奚敏双腿。她衣衫多处都被荆棘划破,有些地方甚至有血丝渗出,面色也有些苍白。想到燕奚敏贵为公主,受这般苦竟也不哭不闹,罄冉心一软,便淡声道:“好,公主等等。我让雪琅捎信给王爷,省得他担忧。”

    罄冉说着撩开衣摆,扯下一截白色里衣,抽出腰际刀刃,寒光一闪,借着皎月匆匆在布上写了几行字。转身去唤卧在草丛间正兀自打着呼噜的雪琅。

    雪琅耳朵一抖,踱至罄冉身前。罄冉将白布凑至它面前,轻拍它脑袋。

    “雪琅乖,把这个带回去给王爷,等我回去给你烧香喷喷的野鸡吃。”

    雪琅却不接那白布,反而轻舔着罄冉右手滴落的血迹,发出轻声呜咽。罄冉一笑,蹲在它身前,搂过它用手指梳理它的皮毛。

    “去吧。”

    雪琅蹭了两下罄冉手背,终是叼过那白布,向山谷中奔去。奔了一段似乎觉得主人没有跟上,又停了下来,回头望向罄冉。

    罄冉心中感动,笑着摆手,“小心些,别让坏人抓到,快去吧。”

    雪琅这才转身飞奔而去,没一会便消失在了山谷间。燕奚敏瞪大眼睛,遥望它消失,转身啧啧道。

    “它居然能听懂你说话,真神奇!听说这只狼以前是狄飒的,它竟然背叛主人跟了你,你是怎么驯服它的?”

    罄冉笑着摇头,俯身在大石前,“动物和人一样都有感情,我对它好,它自是有感,狄飒虽是饲养它,但未必有我懂它。公主快上来吧,虽说麟国人没有追来,但这里也不宜久留。”

    燕奚敏怔怔望着身前清俊的背影,只觉面前男子背脊清瘦,甚至有些柔美,但是却给人青松修竹般坚韧的感觉。一时竟微有怔然,面容一红,站起身来。

    “你也太小看本公主了,我才不用你背。这山路还难不倒本公主!”

    燕奚敏话语未落,人已迈步而去,罄冉一阵茫然,摇头快步跟上。

    两人一路翻山越岭,总算是在翌日正午到了姚京城。罄冉见燕奚敏衣服多处破损,找了家商铺,两人一番收拾,出来时已俨然变成了两个翩翩俊公子。

    燕奚敏果然是常常女扮男装的,一言一行有模有样,倒真有几分佳公子的风流姿态。

    姚京城虽是耀国国土,但北临旌国,西依战国,西南更是和燕国贺州隔山相望,历来便是交通要道,耀国又多年奉行和平邦交态度,使得此时虽周边混战,姚京城却几乎未受到影响,一片繁荣。

    燕奚敏兴致极高,自入了城便欢呼雀跃不断,什么都稀奇,叽叽喳喳拉着罄冉看看这儿,望望那儿。罄冉虽是无奈,但自入军营,便不曾这般轻松过,倒也随了她闹,不觉厌烦。

    逛了一会,只觉饥肠辘辘,正欲找地方用膳,却是燕奚敏拉着她向一条甚为热闹的大街疾走。待罄冉看清街上景致,蹙起了眉头。

    燕奚敏却是一脸兴奋,望着一座座张灯结彩的红楼双眼放光,高呼一声便向街中奔去。

    “易青,我们就在这里用膳。”

    罄冉尚不及阻止,燕奚敏已大步而去,转眼便被一群莺莺燕燕团团围住,涌着进了一家名曰“彩云楼”的青楼。

    罄冉叹息一声,只得跟着迈步,眼见几个穿红戴绿的姑娘扭着纤腰过来,忙清冷扬声,“本公子自己会走。”

    待罄冉进入青楼,燕奚敏已被簇拥着向二楼而去,她转身冲罄冉扬手,“易大哥,这里。”

    罄冉蹙眉跟上,两人在二楼靠窗的位置落座。燕奚敏望着一脸清淡,显是兴致缺缺的罄冉,眼珠一转笑道:“易大哥,我听说你甚能饮酒,这楼中可是美女美酒具有,怎么我看易大哥不高兴呢。”

    罄冉瞪她一眼,转眸看向老鸨,“将好吃的看着弄些,要快。”

    老鸨干笑一声,“公子是第一次来吧,咱这可不是酒楼。公子可是瞧不上我这彩云楼的姑娘?”

    罄冉尚未开口,却是燕奚敏哈哈一笑,拍手道:“把你们这儿最会唱曲儿的姑娘给爷找来。唱的好,爷自然重重有赏。我这大哥头回来,可不能让他扫兴。好吃的也尽管上,再来一壶好酒。快去快去。”

    完全的嫖客口吻,显然不是第一次出入这种地方,罄冉瞠目结舌。

    “好勒,咱这里的妙珠姑娘最会唱曲儿了,保管不让小公子失望。我这就唤姑娘来,两位稍候。”

    罄冉见老鸨扭身而去,瞪向燕奚敏,“我可没那么多银子,一会儿把你压在这里。”

    燕奚敏却眨眼一笑,“我这不都是为易哥哥好嘛,军营多辛苦,易哥哥可别憋坏了。”

    罄冉一口茶没喝进去,差点尽数喷出,剧烈咳嗽着盯向燕奚敏。

    燕奚敏面颊微红,忙错开目光望向窗外。罄冉见她害羞便不再多言,摇头品茶。

    却在此时,一阵骚乱自楼下传来。

    “楼中的都听着,这彩云楼今儿被我们公子包下了,都速速离开。”

    洪亮的男声响起,竟生生将喧嚣的青楼震的一静,片刻默然,楼中顿时就炸了锅。

    “妈的!你谁啊,来这里嚣张!”

    “嘿,你算那根葱,来爷爷头上撒野。”

    ……

    耳听楼中嫖客你一言我一语吵吵着,罄冉回头去看,但见一个身姿笔挺的男子从怀中抽出一搭银票神态桀骜甩给老鸨。

    老鸨立马眉开眼笑,扭腰凑上,“哎呀,好说好说,不知你家公子何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