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悬疑恐怖 > 种田吧贵妃 > 番外二 称霸武林的木墩儿

番外二 称霸武林的木墩儿

    木墩儿大名柴怀信,性别男,爱好女,前世曾用名刘大锤。死于赶往飞机场的高速公路,财产悉数留给了已然出墙,待离的妻子小红杏,这是他穿越到桂花村之后仍耿耿于怀,梦里睡觉都要咬牙把自己咬醒的事。

    说死不瞑目有些夸张,但他的确活不瞑目。

    前世他是穷苦老百姓白手起家做到了管理千人的霸道总裁,好日子过没几天就一朝穿到解放前……然后他没自怨自艾多久,他便宜娘亲就带着全家发家致富奔小康了,再没多久他便宜亲爹治好了傻病,从经一鸣惊人,做了武进伯。

    从此,全大齐都知道他爹武进伯柴榕——

    功夫卓绝。

    人人都知道武进伯在战场上‘杀神’的名头,于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虎父无犬子,他爹是大英雄,他理所当然是小英雄,他爹功夫高,他理所当然也是个高手。

    天知道,他两辈子只对钱感兴趣,什么打打杀杀的,只要有钱,还怕没有人保护吗?

    以前他是霸道总裁,身边随时跟两个保镖……唔,临死时也跟着,和他一道儿坐在他那辆路虎里。

    便宜娘知道他的根底,对他倒是没甚要求,他俩也是互利互惠,无话不谈。便宜爹倒是一直想让他练武,可他实在受不了那苦,几番努力都作罢了。

    可能是便宜爹看他的确不是那块料子,所以放弃了。

    直到他在赵家被一个三岁半的小丫头片子给揍了个乌眼青,他爹怒了——

    不是对赵家的丫头片子,而是对他,一个堂堂正正四岁的男子汉被一个比他小的小孩给揍了,他爹觉得……他命犯女人。

    嗯,这一点挺准的,尤其前世命犯小红杏,最后死了可不都犯她手里?

    然后,他就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摧残,每天三个小厮轮流盯他和师父练武,每天三个时辰,逐年递增。到了五岁的时候,总算有些花架子,似模似样,他以为终于扬眉吐气了,结果赵家夫人来窜门子,将三个女儿都领来了,他被赵三丫给缠住非要他陪着玩儿,他不乐意,然后——

    大冬天,他被推到了冰面上,砸出了一个小冰窟窿。

    赵三丫比她哭的还惨,嗷嗷地嚎,大冬天的鼻涕都冻脸上成冰了。

    “……挨揍的是我!”柴怀信这回是真伤着了。

    如果他真是个五岁的孩子倒也罢了,都是孩子,也差不了几岁,揍也就揍了。可是他自己知道,他是个三十八岁高龄的男人!他却被个四岁的女孩又给推倒——

    他以为他练了一年的武,小有成色,可是被她一推才惊觉着在他身上的力,他根本就挡不住!

    太、伤、自、尊、了!

    从此再不用柴榕三催四请,小厮轮流盯梢,木墩儿卯着劲一血前耻,刻苦练功,时不时还去请教柴榕。

    柴榕自然毫无保留,悉数教给他。

    在他十岁的时候,柴榕为他请封世子,确定了继承人。

    不能不说,木墩儿很有几分意外,柴榕是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可他便宜娘却知道。而这些年便宜娘也没闲着,生了两男一女,个顶个的聪明灵秀,哪怕是他这个外人也由衷地喜爱。

    他前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这辈子身份暴露的过早,也没得到父母的疼爱。

    他知道为人母的,难免偏爱自己的孩子,可是贵妃一丁点儿犹豫都没有就将世子之位给了他,他说不意外是假的……

    要说前世见的多了,拥有的多了,功名利禄都不在意了,可他前世也见过了,得过了,可他还是挺在意功名利禄的啊?

    他搞不明白便宜娘在想什么,不过心底到底是感激的。

    可能这么说显得他市侩,可就是在给他请封了世子之后,他才越发觉得他们像一家人。想起小红杏给他的耻辱也渐渐少了。

    十岁那年,除了请封世子令他终身难忘,还有一件事同样令他难忘,并且历久弥新——

    武进伯府请封世子,朝中有头有脸的都送上了贺仪,几家交好的更是亲到。赵夫人带着三丫又来了,然后!

    他一个禁卫军手里练出来,能和他爹走上几招的,居然又让九岁的小姑娘给揍折了半条胳膊。

    说他家学渊源吧,他也跟他师父和他爹习了五六年的武,按他爹说的也有几分模样了,可就是打不过她。

    一个九岁大的娃娃,粉雕玉琢的,偏生力大如牛。什么花招式没有,一力降十会,见他一次揍一次,说起来都是泪。偏生贵妃与赵夫人交好,两家时常往来,他连躲都不胜躲,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见着——

    那丫头也是不知什么癖好,他越冷着她,躲着她,她就越往上黏。

    像个跟屁虫一样,总是‘信哥’‘信哥’的叫。

    信鸽……他还家雀呢。

    木墩儿每每为了不再被小他半岁的三丫打更加刻苦练功,悲哀的是,赵三见他练功刻苦,就有样学样,她练的更刻苦。

    本来生就力大如牛,再加上她勤劳苦练,功夫更上一层楼,木墩儿使出吃奶的劲儿依然打不过。

    分明视赵三为洪水猛兽,可不知道两家的娘是怎么看出来他俩郎情妹意,要把他俩往一块儿凑。

    开玩笑,他还有命在吗?

    在贵妃刚透出点儿话音的隔天,木墩儿就打着给爷爷祝寿的名头提前半年离开了京城。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赵三当天得到消息就追了出来,两人你追我赶,一路抱打不平,仗义相助,倒是搅的江湖里处处鸡飞狗跳,得了个浑号雌雄双煞。

    ……

    以至于皇帝听闻此事,凑趣下了圣旨,将两个给指婚了。

    这下事成定局,木墩儿想撤托都不成了。

    “浑号都出来了,以后你还让三丫头怎么嫁人?谁愿意自己媳妇和别的男人出双入对?”贵妃最后拍板,定下了这门亲事。

    “况且,你上辈子那小红杏娇娇弱弱的,你肯定有心里阴影。赵三别的不说,性子却是好的,又开朗又讨喜,对你也是一门心思上赶着,你还想找什么样的?他爹现在也是封疆大吏,上赶着上门求亲的不胜枚举,若不是她心仪你,你以为赵府由着她追着你跑?”

    “你扪心自问真的不喜欢她?”

    他知道贵妃说是对的,的确赵三和小红杏完全是两个类型,吵起架来小红杏梨花带雨能哭死他,而赵三能打死他。

    可他就是贱的呢,居然还真从心底里……认了这门亲事。

    唔,直到这时候,他不得不说句心里话,他的确……挺稀罕赵三。

    可能,也是被打习惯了?

    身为武进伯世子的柴怀信实在不愿意承认他可能骨子里有那么点儿小贱,就喜欢赵三这手欠的劲儿!

    ————全文完——